Brooke Holm

Photographer

Brooke Holm

從雪白無垠的極地景色,斑斕壯碩的海岸石礁,到滾滾黃沙的沙丘風光,這些宏偉的自然景觀透過攝影藝術家Brooke Holm的鏡頭,如一張張巨幅油畫般,描繪地球上最真摯的紋理與色彩。生長於澳洲,現在定居紐約的Brooke,一面從事高空地景攝影的個人創作,也延續著她靜謐洗練的美學角度,在各領域合作建築、空間、與靜物的攝影作品。從她的作品感受到的,不僅是視覺上的震撼與感動,還有她長年對於自然、社會、以及人文的反思。Brooke 溫柔點明守護環境的標題,為我們示範攝影之美如何因為更崇高的價值,將精神傳遞無遠弗屆。

 

Hello Brooke! 可否說說自己,妳的成長過程如何影響妳成為一名攝影師?

我的媽媽是澳洲人而爸爸是美國人,我在加州出生長大。但在我9歲時父母離異,我和其他三位姐妹就跟著媽媽一起返鄉搬回澳洲的布里斯本。回到澳洲後的單親生活並不容易,迫使9歲的我急速長大。當媽媽獨自在外辛苦工作時,我和姊姊也學習分攤大人的工作,幫忙照顧年紀小的兩個妹妹。我們各自都非常獨立且自足地成長,同時整個家也非常緊密地相互支撐保護。

第一次接觸攝影,是在我大學畢業後任職的一間廣告公司。當時我被賦予一台相機,指派去拍一些公司所需的素材,沒想到第一次嘗試的成果讓他們非常滿意,而後攝影反而變成我固定的工作內容,我也漸漸產生興趣,下定決心要好好研究攝影技術層面的實務,便一邊考取攝影的四級證書(Certificate IV)。離開廣告公司後,我搬到墨爾本以一名正職攝影師在一間文具公司工作,時私下也接各種各樣的攝影案件,直到累積了足夠且穩定的專案客戶,我就辭去朝九晚五的正職,以獨立接案的攝影師為業。

妳的拍攝主題非常廣泛,既有空間靜物亦有藝術性的地景攝影,妳都如何挑選主題?又是怎麼開始接觸高空攝影的?

初期做專職攝影師的時候,我什麼樣的案子都接,包含婚禮、肖像、食物、時尚、廣告、靜物、室內空間、還有地景等等,不用很久我就開始發覺自己並不適合拍攝人物,所以最後就慢慢縮短範圍,專注在空間、建築、靜物、還有環境攝影的部分。這幾類主題在拍攝上有種相通的邏輯性,讓我的個人美學可以同步貫穿整體。自小以來我都跟大自然有很深的連結,在樹林及溪水間健行、玩耍、爬山、還有堆基地,也經常跟家人外出露營,這些戶外時光充滿了我兒時的回憶。

多年前,我在紐西蘭經歷了的第一次高空攝影,也是我第一次搭乘直升機,升空的拍攝體驗完全震懾著我。自從被那無垠的視野深深撼動之後,我就一直從事高空攝影至今。

 

妳的靈感元素和妳的創作過程是怎麼樣的呢?

太多事物都能讓我受到啟發,大自然尤其。沒有什麼比這個我們生活的自然世界更讓我觸動的了。這世界上有許多地方美得讓我目瞪口呆,那種本能的感動無法輕易言喻或分享,我希望能藉由攝影來傳遞。現在的環境變遷讓我深感憂慮,也更加深了我的使命感,但願我的攝影作品能連結引發這份保護環境的共鳴與省思,畢竟這得要全人類團結一心才能夠成功。

相當多的攝影師、建築師、設計師、科學家、藝術家等作品都給予我大量靈感,凡是通過美好的創作而感染社會的人都深深啟發著我。從事太空研究,這種打破疆界、推進人類宇宙觀的領域也讓我相當著迷。投入工作前,我都會做很多的研究資料,一旦有個計劃想達成時,也會堅持到底去實現腦海中的構想,在實際在操作攝影時,再根據現場的環境去應變。我的拍攝成果通常都不會跟計劃的相差太遠,然而有時大自然出其不意給的驚喜也是很美好的。

可否與我們分享一件最難忘的攝影經驗? 有沒有哪一個地點特別讓你印象深刻呢?

太多了!但若要舉出最特別的經歷,就是我第一次去斯瓦爾巴,造訪地球最北端疆域的時候。小時候愛看的小說系列《黃金羅盤》(又名: 北極光) ,讓我對北極圈充滿著嚮往,當一抵達那邊時,我的眼淚就直接溢出。在為期十天的考察中,有一次我站在船的前端眺望,而就在某個時間點,一旁的夥伴告訴我,我此刻是站在地球最北端的人,瞬間我感動到背脊發涼、無法言語!除此之外,近距離的觀察北極熊、海象、極地馴鹿、鯨魚、還有海獅等等… 這些美麗又脆弱的生物都面臨著滅絕的危機,我們得合力做更多的保護才能讓牠們免於承受人類所鑄下的後果。

 

從澳洲搬到紐約的契機是什麼?紐約又是如何為妳帶來益處呢?

我以前就經常來紐約旅遊,這個城市總是能帶來很多啟發。會搬到紐約是因為我和我的未婚夫正好有個機緣可以選擇在紐約定居,那時我就毫不遲疑決定要搬,擁有雙重國籍也的確大大幫助了我在工作間的移動。而就室內設計與靜物攝影的工作機會來說,紐約也無疑是最棒的所在地。紐約提供很多人際管道,讓我得以認識各種我所景仰已久、或者想合作的創意人士。我住在這裡已經兩年半了,並且與我從未想過的人和出色的公司合作過。再來,以地理位置來說,紐約相對也比澳洲鄰近世界上的其他國家,這對我地景拍攝的成本與花費是友善許多。

 

獨立攝影師最大的挑戰是什麼?妳都如何面對這些障礙呢?

最大的挑戰,同時也是最大的回饋,就是成為自己的主人。可以完全掌握自己的人生,而不是受限於辦公桌後。辦公室工作一直都不是那麼符合我的性格,所以當我決定以獨立接案的攝影師為生時,我才醒悟到這原來才是我的天命。當然,每週沒有固定的穩定收入會是我面臨到的風險,但是我的收穫仍遠遠大於這種不安全感。人生本來就是一場冒險,如果太簡單不就太沒意思了嗎?我們都必須主動積極的追求自己嚮往的,無論是想一起共事的對象,或是投入一個符合自己靈魂的工作,都不要妥協並誠實面對自己。

除了攝影,還有什麼其他與創意有關的興趣嗎?

音樂,我從四歲就一直有在彈鋼琴。以前家裡有鋼琴的時候,我用它寫了好多曲子,但可惜的是在接觸攝影之後就沒再碰了。我時不時的還在考慮要買一台新的電子琴,好讓我可以重拾舊好。我還有個創作一本童書水彩畫的夢想,腦中有好多畫面與插圖情境等著分享

 

可否與我們分享,自己是如何建立個人品味及美學風格的?

那是經由時間慢慢建立起來的,早期嘗試了各種不同風格,隨著我個人的成長持續在改變。原則上我都憑著自己的直覺喜好做選擇,盡可能不受其他人的左右,因為一旦吸收太多別人的看法,很容易就會讓自己產生自我懷疑。在一個極飽和的創意領域裡工作,最好的辦法就是盡力地做自己、超越自己,同時也一直教育自己。我們總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學習,所以開放心胸、吸收新知也是很重要的。

結束忙碌的一天,妳都怎麼讓自己放鬆?

我的大腦總是不停在運轉,因為有太多太多想法,有時反而思緒會變得很散亂。我有在學習冥想,因為我聽說那真的很有幫助,另外我也會做皮拉提斯跟游泳。不過,有時最有效的不外乎是看一個很棒的電視節目或電影,好的影視作品的視覺張力與故事經常可以幫助把我的心思帶往其他地方。我也在訓練自己不要老是一無聊就開始看手機。戒掉手機就是最好的放鬆,去讀一本書遠遠是更有益的。

 

喜歡什麼樣的閱讀?

我是個書呆子!尤其喜歡科幻、或冒險類型的小說。我也喜歡看充滿啟發性的人物傳記或藝術書籍。

有沒有任何書中角色令妳覺得刻畫得像自己呢?

冰與火之歌小說裡的艾麗婭·史塔克!她是個叛逆的狠角色,不會去在乎社會投以的期盼和外人眼光。我在她身上看到很多自己的影子。

 

有沒有任何一句話或名言讓妳深受啟發

仔細觀察大自然,你將會對萬物有更深的了解。— 愛因斯坦

 

最後,妳期許自己為大眾留下什麼印象呢?

我希望能被看作一個秉持著自己的信念,付出友愛、關懷、分享、還有熱忱的人。

訪談之際,Brooke正好新出版了個人攝影集《沙與海》。瀏覽她所踏遍的足跡,我們在每一幅山海間感受她對自然生態付出的熱情,也帶著我們用更高的視野欣賞不ㄧ樣的美學視界,同時再深入內在世界,啟發人們追求夢想中的美麗風景,這份直覺與精準的行動力無疑詮釋出最可貴的勇氣。

 

 

 

相關資訊

Brooke Holm’s Official Site

本採訪全系列首飾皆來自於張張當代珠寶首飾,更多細節請 點此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