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illa Engstrom

Illustration Artist, Brooklyn

Camilla Engstrom

文字 Crystal Cheng / 攝影 Chaunte Vaughn

在紐約這個多元多變的城市,有著各色各樣的人懷著理想離鄉背井,只為在這裡追尋一個夢想。卡蜜拉透過她童真療癒的筆下人物Husa,搭配有趣詼諧的小故事,為這城市許多疲勞辛苦的靈魂帶來一片輕鬆與歡笑。透過社群網站的傳閱,如今卡蜜拉擁有來自世界各地的關注者,這告訴了我們在快速變動的現代,人們希望為生活注入純真正面的能量。

紐約十二月的冬日,在一個異常晴朗溫暖的一天,我們登門拜訪了卡蜜拉位於布魯克林柯靈頓丘的家兼畫室。踏入她靜謐的家中,入眼的即是大片陽光灑在一大幅悠然自得的黑貓畫像,卡蜜拉就如同她的畫作,帶著輕鬆自在的自信, 親切的在一旁放起了輕爵士。

我們好奇了許久,創作力十足的卡蜜拉是如何平衡生活及想像中的冒險,也好奇生於純淨北歐的她如何調適自己,在這鋼筋水泥的大都會找到自己的內在聲音。卡蜜拉一面述說自己的故事,手提起筆繼續方才中斷的水彩畫,她所領養的小貓Goose也像個聽眾,跳上桌子加入我們的對談。

 

可以簡單的跟我們分享妳的生長背景嗎?

我來自於瑞典的斯德哥爾摩,我的父親是瑞典人而母親是中國人。六年前,當我二十二歲時我來到了紐約,一邊就讀服裝設計一邊做著畫家助理的工作。選擇紐約的原因其實是當初申請歐洲的時裝學校都落選了,朋友建議我為何不試試紐約? 那是我當時一點都沒有考慮的想法,甚至也從來沒有興趣到紐約生活,但命運就是這麼有趣,我順利地被紐約的學校錄取,接踵而來的就是申請簽證及搬家…於是我就被綁在這兒了!

紐約就是有這種魅力,人們一旦來到這裡就不知不覺地走不開了。

我來到這裡的第一年其實非常不適應,我仍然繼續申請歐洲的學校,沒想到隔年還是沒有錄取!或許我注定要在紐約生根。

 

那麼,妳從小就是受藝術薰陶長大的嗎?是否從小就知道自己想從事藝術相關的領域?

其實我的父母並不是那種會去發掘小孩天賦的那種大人,從小我的母親就期望我成為醫生或律師,直到現在她仍然沒有放棄!以前我總是無法為自己辯解,因為她就是無法看到我的長處。不過我有影響我深遠的祖父,他看見了我善於創作的雙手。說實話,要是沒有他的啟蒙,我或許要花更久的時間找到自己的天賦。兒時記憶裡他總是會帶我走進大自然寫生,畫畫水彩,當我畫出幾幅比較出色的作品時,他會親手釘畫框為我裱起來。當他過世的時候,我覺得我創意的那塊也被帶走了,我是到了後期上高中重新接觸美術之後才漸漸找回來的。我很感謝…我的祖父看見,並幫助找到我藝術方面的才能。

 

可以說妳的祖父是你的藝術啟蒙者囉?

是,我的祖父本來就是個富有創意的人,他旅行過許多國家,是個有冒險精神的藝術家。在五零年代,他還製作了一個關於墨西哥的旅遊節目。他並不是個出名的人,但他默默的做了許多幕後的工作。

經過這些年的自我認識及發掘,妳怎麼形容自己? 妳認為自己是個怎麼樣的畫家?

以畫家來說,我覺得自己是個定不下來的人(笑)有時我也希望自己可以專於一種風格,但我承認我真的很喜歡改變。我的作品有時多變到我的畫廊都有點頭痛。或許是來自於我學服裝的背景,我習慣快速又多變的創作,而且我非常喜歡嘗試新風格及新媒材。很多時候我一旦嘗試過了,我就等不及要換新、挑戰新的風格。

 

我想那就代表妳一直在向前看、向前邁進!

很多藝術家很清楚知道自己所長,並且專注於重複同一種創作。我認為那很好,因為通常那讓他們的作品很有辨識度。但我知道自己的個性喜歡多變及新鮮感…可以說我是個好奇心旺盛的人吧!

 

可以跟我們說說看妳一日工作的作息嗎?

哇…近期可以說是分身乏術。聖誕節即將到來所以我有很多客製化的插畫訂單,對於這種私人訂單我總是無法拒絕,這不是一件好事情(笑)但是在為每個客人的需求創作的過程中又是非常有趣及有成就感的。我之後還會參加一個聖誕市集,那裡集結了紐約各種藝術工作者的作品,所以我也一面在製作很多刺繡上衣、手繪托特包以及陶藝作品

 

聖誕期間真的好忙呀!知道了妳繁忙的行程後,可否也跟我們說平常的一日是怎麼度過的? 妳有什麼特別的生活作息跟習慣?

充分的休息對我來說很重要所以我每天都在一定的時間熄燈睡覺,我也幾乎都在一樣的時間起床,差不多六點至六點半的時候。早晨是我重要的寧靜時光,我會刻意不用手機或看任何訊息直到九點以後。在那段時間裡我喜歡好好的獨處,或是跟我的男友或貓靜靜地待在一起,悠閒的泡杯咖啡在床上聊天。

 

妳是個喜歡白天工作勝於夜晚的人嗎?

是的,我最有效率的工作時間是九點到一點,我通常到下午就會感到有點累,但如果是畫油畫就不一樣了,我可以一直畫都不會疲倦。最理想的工作日就是沒有雜事,而我能好好的畫油彩一整天,那是我最喜歡的創作項目,卻也是最難賣的。油畫作品很貴,並不是每個人都負擔得起,所以對我來說只畫油畫也是奢侈的。我必須時常做異業合作的插畫或是跟品牌合作,雖然過程也是相當有趣的,但我希望將來可以純粹的創作,減少商業化的作品。

除了那麼多插畫合作的專案,你是否還有從事其它的工作領域呢?

我很幸運是個自由工作者,但這也同時代表我有時得接一些並不是那麼有趣的工作。我有時會兼職為服飾品牌做模特兒,但那不完全吸引我,畢竟那跟我的繪畫專業並沒有關聯。

 

經過了這些經驗與時間,妳是如何發掘、建立你的個人風格的呢?

老實說我認為我還在發掘當中。我相信建立個人風格的唯一方法就是透過不停的創作,不斷地嘗試以及保持一顆好奇的心。有時我覺得我快要找到了,一方面又覺得自己或許永遠不會找到,因為我不喜歡設限而喜歡改變。

 

很有道理,這個前進跟多變的特性就是妳獨特風格的一部份!身為妳的關注者都知道妳透過筆下的粉紅角色Husa 有很多想傳達的訊息,尤其像是性別意識跟自我展現等等…可以再多跟我們分享一下她背後的故事嗎?

Husa這角色的誕生其實來自於我的一場分手。當時在一起的對象對女性有很多錯誤的偏見與不尊重,在那段關係裡我總是生氣又壓抑。與其讓自己變成一個負面偏執的人,我開始作畫並創作了這個圓滾滾、有點滑稽的角色,我在不停畫她的過程中漸漸的化解了那些負面的情緒。當憤怒消失了,她也一樣成為了一個充滿自信又謙虛的角色。Husa是女孩但也可以是個男孩,有時當我要創作一個男性角色,我一樣會用Husa來詮釋。我不想要用一定的性別來定義她因為她可以是任何東西。對我來說她是一位親密的朋友,而我希望透過這個角色傳達許多自信、自愛,不在乎他人的眼光而珍視自己的力量。

下個階段有什麼預期的新目標或挑戰?

噢,我很想製作一本自己的插畫書!光是想像就覺得有點負擔,不過我很確定那是我的下個目標。我得收集許多舊作品,再畫許多新的,會很累人但過程絕對很有意思!我也許會透過Kickstarter這個募資平台來公開,這樣我就可以知道大眾響應的程度,來判斷製作這個插畫書是否是個好主意(笑)

 

一定會有很多人會想收集的吧!

或許吧,我想會有人喜歡的!

 

聽完就已經開始期待妳的新作了!在這些設下目標與創作的同時,要相信自己、堅持自我並不容易,請問懷疑自己的時候妳都是如何自處的呢?

我會直接放棄… 容許自己一段時間陷入自我懷疑、甚至是自我痛恨的情緒,不過最後我都會答應自己要走出來。在思緒變得一發不可收拾之前,我就會想辦法把它拉回來,或者乾脆讓腦袋放空,轉移注意力。人生苦短,我不想要有一天回想起來,才後悔自己一輩子都活在自我懷疑之中。

人最大的敵人是自己,再殘忍的話對自己都說得出口。我們雖然沒有辦法否定負面情緒的存在,但還是必須為負面情緒設定一個期限,期限到了就讓它去吧。

 

目前和男友同住,而這個家同時又是妳的工作室….妳如何平衡工作及私人生活?

這的確是個困難的課題。很幸運的,我男友會適時的提醒我何時該從工作抽身、或不再討論工作的話題。因為自己是個自由工作者,規律的時間管理是很重要的,我會規定自己工作到一定時間就得暫停。就像正職有下班時間一樣,我下午七點後就會放下工作回歸生活。

 

從妳的空間可以看出妳多方面的才藝,看到妳用各種不同的媒材創作,這當中什麼樣的手藝最讓妳著迷的呢?有沒有哪個媒材是妳獨鐘的。

油彩,絕對是油彩!我特別喜愛用油彩進行大面積的創作。油彩顏料很昂貴,所以我有個奢侈的夢想,就是擁有足夠的空間及金錢買一桶桶的顏料,然後盡情的、發狂的一直畫(笑)其實藝術家都很清寒的….我很幸運還有機會可以接許多異業合作的工作,但我希望有朝一日能有足夠的資本可以好好地以專職畫畫維生。

 

什麼樣的人的特質是吸引妳的?

我喜歡簡單善良的人。當我在擇友時,我最看重的特質就是他們是否善良並有顆關懷的心。我對於待人的自我要求也是如此,而自私是我最輕蔑的。對我來說,無論那個人從事什麼行業,過什麼生活都無所謂,我會被吸引的是他/她那純真的善心。

 

我想尤其在紐約會更感同身受,畢竟所有的人都來自不同的文化背景,所以擁有一個心態開放的善心是很重要的。

沒錯,敞開的心很重要。我是個心思敏感的人,所以一旦遇到心態封閉的人我通常會直接迴避。過去我常犯下的錯誤是投入太多心思在建立不對等的友誼上,我很容易因為對方的脆弱或憂鬱而過度的付出自己,後來發覺這其實不是個健康的人際關係。所以我也在學習如何建立平衡、對等關懷的友誼

妳平時閱讀的習慣嗎?喜歡閱讀什麼樣的文章呢?

我喜歡閱讀人的故事,我對其它人的經歷總是充滿好奇。他們不需要是做藝術相關的行業,我純粹喜歡去了解別人是如何去經營他/她的生活。還有,我不看駭人的新聞因為它們會影響我一天的心情(笑)其實大部分的時候比起閱讀書本,我更喜歡在Youtube上看人物專訪或是藝術家的紀錄片。

 

那麼妳可以跟我們分享一個從妳過去閱讀獲得啟發的內容或是一段話嗎?

“讓心跟隨大自然的節奏,她的秘密便是保持耐心” 這一段是來自我喜歡的思想家—愛默生的名言。

 

那麼,有沒有哪一本書的人物令妳覺得刻畫的像妳呢?

這個問題很有意思,我得想想!我年幼時讀過一本出自於喬伊斯·卡羅爾·奧茨 (Joyce Carol Oates)的傳記小說,描寫的是瑪麗蓮夢露的一生。雖然那故事有部分是虛構的,但是印象裡我能深刻的感受書裡瑪麗蓮夢露的角色。她既光彩出眾、堅強,卻同時也非常脆弱及陰鬱,那些矛盾的地方讓我聯想到了自己。

 

當妳煩心或疲憊的時候會做什麼讓心回到寧靜思考的狀態?

對我來說,果然還是畫畫最讓我放鬆並找回平靜,又或者把goose抱到懷裡和牠依偎在一塊!有時我也會索性出去散步,不過理想的狀態還是紐約街道以外的地方散步。

聽說妳有喝茶的習慣,那也有幫助妳平靜自己嗎?

是的,尤其當我壓力大的時候我會泡一大杯茶,然後在房裡點個線香。不過都還是比不上畫畫或和goose抱在一塊。我有時也會偷看一些娛樂實鏡節目讓自己腦袋可以放空。

 

哈哈,那也算是一種排毒

是呀!那真的會幫助我把思緒關掉完全放空。

 

那如果可以讓你選擇一個地方,讓妳離開現在所處之地,妳會想要去哪裡?

噢,任何有大自然的地方。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有多愛往大自然走,只要有朋友要去紐約上州玩都一定會把我帶上。 身處在大自然中所獲得的祥和與平靜是我最喜歡的。

 

生活在紐約六年的時光,可否告訴我們紐約對妳的意義,和它所為妳帶來的影響呢?

紐約迫使我成長,教導我相信自己所投入的創意專業。在這個城市一切都是很現實的,你必須一直賺錢,因為在這裡生活實在昂貴。在我的故鄉瑞典,金錢是一個俗氣的話題,人們光是談論它都會感到羞愧。如果要在瑞典當一位藝術家你根本不可能聊賺錢或是經營事業那類的話題!但是當我來到紐約以後,我實在地了解到我確實是在經營一種事業,而且用我的專業去賺取收入是非常正當的。以一位畫家來說,我其實很好合作也沒什麼架子,因為我學會用謙虛的姿態為自己創造更多的機會。 這城市還讓我學會了一點野心還有時間規劃的重要性,在這裡大家都很忙碌所以每一件事都要經過計畫性的安排。紐約的優點是有許多與我相似的創意工作者,但同時也是缺點因為大家都以創意維生,賣藝術的人多過於買得起藝術的人。

 

這確實是藝術產業的難題…. 紐約有非常多的美術館及藝廊,我們藉機來聊聊妳的美學角度,當妳在觀賞畫作或任何藝術作品時,有沒有哪種元素是特別吸引妳的?

當我在欣賞藝術作品時,我喜歡能夠鮮明的呈現創作者靈魂的作品。我獨愛女性藝術家的作品因為通常她們都在作品裡毫無保留的展現自己的所思所想,或赤裸地呈現自己脆弱的一面,我認為那是很勇敢的。我也喜歡看到幽默風趣的作品,其實只要是帶有一些人生故事的作品我都非常喜愛。

 

若妳是一個顏色,會是什麼呢?

我會說… 綠色,原因是我真的很喜歡大自然。我最早的記憶就是生長在綠意環繞的小鎮,所以如果要選擇一個顏色的話,那就是森林的顏色。

最後我們好奇的是,透過這些經歷妳是如何找到自我價值,而你又是如何保有並維持它呢?

我想這答案的核心出自於要先好好的愛自己。我會把自己當作一個孩童一般,做一些童稚的小塗鴉,對自己說一些有點傻氣、鼓勵的話語,像是 “如果別人做得到,我也可以!” 等等,總之我學習對自己保持正面的反省。或許我不像其它畫家那麼的手藝精湛,但我確實擁有喜愛我、珍視我作品的觀眾。只要有這份心意,就算只是小小的群眾,我也已經非常開心知足。

 

妳的作品非常具有妳的個人風格及魅力,我相信很多人像我一樣覺得妳的插畫帶有很多療癒、鼓舞的力量。最後,妳希望大家看到哪個部分的妳? 妳會希望大家怎麼記住妳這位畫家?

我希望大家看到我的作品時是覺得幽默且平易近人的!我喜歡娛樂大家,帶給人歡樂,我希望人們看到我的畫作時都能會心一笑。我最長遠的目標就是創作許多獨特的兒童插畫,希望將來當大家聽到我的名字時會想到我所創作的兒童插畫或繪本都是無論男女老少都能一起欣賞的。

訪談的幾個月後,卡蜜拉在2018年初搬到了陽光充足的洛杉磯,持續她的畫家歷險。

我們也由衷地祝福她在新的城市激盪出新的創意火花及能量,繼續散播讓人會心一笑的溫暖作品。

 

 

 

相關資訊

Camilla’s Official Site 

本採訪全系列首飾皆來自於張張當代珠寶首飾,更多細節請 點此

 

1Comment
  • 一位 WordPress 留言者
    Posted at 18:42h, 02 二月 回覆

    嗨,這是一則迴響。
    為了讓你開始審核、編輯及刪除迴響,請前往控制台的迴響頁面。
    留言者大頭貼來源為 Gravatar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