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a Marie Piazza

Natural Dyer

Cara Marie Piazza

文字 Crystal Cheng / 攝影 Chaunte Vaughn

在紐約這個快速競爭的時尚之都,隱藏著一位反其道而行的創作者,堅守永續環境的理念,為時裝產業帶來一股脫俗的清氣而脫穎而出。在紐約土生土長的Cara,因為學習服裝而到倫敦求學,在學生時期就將環境意識投入她的創作主題,選擇用花朵、樹皮、果實染色,將植物的生命延續至可以著身的衣物。在Cara魔法般的雙手下,把已經沒有經濟價值的植物轉化為一件件色彩獨一無二的衣裳。傾聽Cara反璞歸真的創作之路,在笑談中除了被Cara豪爽樂觀的個性吸引之外,更深深體會到她對於人及土地的愛與關懷。讓我們與您分享Cara的歷程,一起窺見她的處世智慧,還有她給大自然最誠摯的禮讚。

 

Cara妳好,可以請妳先為我們做個簡單的自我介紹,以及分享妳的成長背景嗎?

我的職業是植物染設計,入行以來已有6、7年的經歷。我的專業主要是為不同的創作家或品牌達成他們任何自然染相關的需要,幫助他們透過不同的天然素材:植物或動物的副產品染出他們所追求的顏色。 我在紐約出身長大,在這個大城市成長其實不太有機會接觸到花草菜園或自然環境,我想就是一種在鋼筋水泥裡生活造就的本能,驅使我選擇用更親近自然的工作和生活方式與社會連結。

大學原來在紐約的Parsons school of Design就讀時尚科系,在校的老師認為我的創作風格或許更適合倫敦,我也對轉換新環境感到好奇,於是就到倫敦的Chelsea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 完成學業,這也是我開始接觸自然染的起點。自然手染對我來說是一個魔法般的技術,在學校初次認識時我就立刻深深的被吸引,心中亮起的熱情從那時起就一直延續至今。

 

作為一個道地的紐約客對你而言是什麼感覺?

身為一個紐約人很有趣,在這裡成長的人多半都很早熟,在這裡大量接觸不同文化、不同背景的人事物下獲得的經驗會讓人很快長大。我常會半開玩笑的說紐約人都有種被虐傾向,原因是儘管在這城市生活多麼不易,只要曾在紐約成長過的人最終都會被招回來。我深愛我在倫敦生活的五年時光,但是心底深處仍覺得必須回到紐約的懷抱,我想這是紐約特有的致命吸引力。

我作為一個植物染設計師,其實無論經濟上或心靈上都更適合住在郊外或自然環境充沛的地方。但是在紐約成長的經驗反而更加驅使我致力於這門專業,也更堅定我綠化城市的目標。人口暴增的狀態是不可逃避的,我們最終都會生活在人擠人的城市聚落,所以我認為如果現在不為都會與自然環境設想深度的共存計劃,將來就會是個大災難。總而言之,我認為大都市反而是我們自然手染等永續製作的專業應該固守的地方。

 

在選擇自然染這個專業以前,妳就對環境與永續發展有這麼根深蒂固的發想了嗎?

是的。我一直都想在時裝相關的設計產業工作,但是一部份又為此隱隱覺得有種罪惡感。在倫敦唸大學時,我的課程非常著重於反省時尚產業為環境所帶來的不良影響,後來也就順理成章的選擇自然染作為專業。對我來說它就是一個非常理想,且能真的為環境提出一些解決辦法的一門時尚工藝。

 

在過去的一個報導中有提到妳曾用剩餘的食材作為染料創作,這是妳在學生時期的點子嗎?

沒錯,過去作為學生其實我不太有時間跟資源來自己種植染料素材。當學校教到我們可以用洋蔥皮來作為染料時我就開始有源源不絕的想法,用容易取得的食材來作為我的創作媒材。首先食材比花草便宜得多,再來就是我們生活中本來就有很多過盛而浪費的食材。我自己對於食物產業的慢餐運動(Slow Food Movement) 本來就有些研究,了解到有許多浪費的食材最終都被掩埋處理,這點跟過盛的服飾產業有一種相同的連結。我的目的是希望可以找到一種更有效率的物流系統來解決問題,讓這些過度浪費造成的垃圾能夠再度循環,成為一種新的產品。

 

是的,將廢物化為資源。

就是如此!這其實是種很亙古、原始部落都有的觀念。我們在工業革命以前都曾保有不浪費,珍惜使用資源好習慣。我真心希望可以把那個習慣再帶回來,好讓我們不再輕蔑東西的價值,不再擁有輕易丟棄的習慣。每一種植物、動物或素材都不會只有一種用途,任何東西都可以發揮多重的價值。

妳有特別鍾意使用的植物染料或素材嗎?

嗯…妳知道嗎,說真的我還真沒有!我當然喜歡一般大家所認知,用花朵做綑綁染法的創作,但我更喜歡變化、嘗試新方法,重複性的創作容易讓我感到膩。近期我喜歡的顏色其實不是植物,而是用陶泥染出來的,我對於用赭石、泥土以及金屬染出的顏色效果非常著迷。

 

妳是怎麼開始自創品牌的想法?

離開學校後我就開始跟很多設計品牌合作,自己也很喜歡穿自己創作的衣物,所以很自然的身邊的人會開始詢問我是否有自己的獨立品牌,一連串的連鎖效應後我的品牌Calyx就這麼誕生了。

 

妳的品牌Calyx有一項與眾不同的服務,就是將客人的婚禮捧花回收,染成一件可以永久紀念的衣物。可以與我們分享這念頭是怎麼產生的嗎?

謝謝你們的欣賞!開業以來我與很多花店有合作關係,我常常從他們獲得婚禮活動剩下的大量花卉素材,這不禁讓我想到:為何不能為新人,用他們人生重大的一天所使用的花朵,做成一件真正可以收藏的紀念物呢? 這個念頭誕生以後,我就開始接到新郎新娘們的聯繫,他們送來婚禮回收來的花草後,我就把它們染在Calyx的和服外套等等,或是染在他們婚禮的頭紗,甚至他們本有的衣物都沒問題。

 

妳的品牌衣服在結構及版型上如何建立妳的美學風格?

我很喜歡使用古老的衣服版型,我意識到後現代的困境就是任何設計都已被嘗試過,已經沒有所謂的原創,所以我選擇專注於回顧過去的衣服結構跟形狀,以它們為基礎加以調整。我也研習過去的製衣方法,盡量不用所謂的塑化材料或者鬆緊帶在我的衣服裡面。我對於舊時代的內衣非常感興趣,像是襯衣、睡袍等等,也非常喜歡參考男裝的西裝剪裁,我認為女性穿著男裝是非常摩登跟時髦的。我喜歡去顛覆所謂男性的或女人味的一些既定印象,我深信女性也可以在舒適的穿著男性襯衫下散發自己的性感。

我常常受其他藝術家的啟發,自己也經常撥空拜訪美術館或展覽。我在創作版型時常藉由大自然的一些天然圖騰、形狀或顏色來獲得靈感,臨摹以後刪去多餘,只留下最簡單基礎的形狀構圖。我發現無論是畫圖還是創作,我一貫的作風都是先自由揮灑,我可以很狂亂的加,同時也喜歡除去、刪減的動作。於是我就習慣於這種加加減減的過程,最終讓一切達到精簡的狀態。

當客人穿上妳的衣物時,妳希望她們獲得什麼樣的感受? 有麼樣的訊息是妳想透過作品去傳達的呢?

我希望我的客人在我的衣服下可以感到安全、踏實以及自在。這點我得提及珠寶所給我的一種啟發,因為古老的珠寶首飾都有一種護身的意象在裡面,讓穿戴的人有種被保護的安全感。我期望我的品牌Calyx也可以是這樣的感覺,畢竟我們的衣服幾乎都是內衣性質,是最貼近肌膚的那一層,是妳第一件穿上,最後一件脫下來的親密衣物。我希望透過關懷又用心的自然染法跟製作過程,讓客人穿上一件身感安心的衣服。

 

了解妳的品牌精神之後,接下來我們好奇的是,作為一個創作家妳是如何看待自己的特質?

就我的作品來說,比起創作家我更偏向用職人自稱。我想職人的定位比起創作家和藝術家有更多異業合作的面向及更切實際的設計思想在裡面。我自己非常樂於解決各種團隊合作中的困難,當與他人共事時,通常都會有一個折衷的規矩及方向需要配合,而我很享受在某種循規蹈矩中發揮我的創作本能。

 

這表示妳一定擁有與人親近的特質。

我非常喜歡與人接觸相處。(笑)

 

可以與我們描述妳工作的一日嗎?

我的工作日通常都在一種混亂的狀態,因為我除了經營自己的品牌,也接很多異業合作的染布案子和教課。通常我都盡可能九點進工作室,在早上先處理掉信件回覆等雜事。我很幸運有一群可靠的實習生,輪替協助我一天的工作。我們若不是在為合作案開發樣色、製作樣衣,就是在處理自己品牌的生產問題,當然也有很多時候只有我一個人在城裡四處奔波處理事情。每天都會有些計畫趕不上變化的狀況,我必須維持一種彈性。在紐約成立品牌的好處是可以獲得很多異業的人際關係及管道,但也得學會配合各業,因應許多突發或是緊急的案子。我通常不會接臨時的工作,也很慶幸自己擁有選擇的自由。我想這就是在紐約工作的優點,有滿滿的機會,一切發生得都非常快速,需要把握機會,練就臨危不亂、即時反應的本領。

 

妳會傾向嚴格得控管自己的時間呢,還是隨機而動?

儘管有很多即時跳出來的變化,我還是試圖維持正常週一至週五的工作日程,很多時候待辦事項還是會滿溢到週末去。自然染的過程包含很多準備跟等待時間,我會試圖有效率的利用這些整染的空擋處理瑣事。時間規劃還是很重要的,我認為自己是個可以一心多用的人。

 

那麼妳又怎麼平衡繁忙的工作與私人生活呢?

老實說我不確定我是否有平衡到工作與生活。我其實覺得自己倍受祝福,非常幸運能以我熱鍾的東西為志業,所以我也並不那麼把工作跟私生活劃分開來。我周遭的朋友們以及我的伴侶都是從事創意產業,所以我一直都處在一個充滿創作的溫床裡,是一個很奇妙的心境。像是一種寬裕的融合,我的內在世界跟外在世界都美好對齊的感覺。

 

這真是再完美不過的狀態了!

是的!當然,我也有需要休息、把螺絲轉鬆的時候,一般我會暫時避開使用電腦或是社群網路,過濾一下我所接收到的訊息。

 

遇到障礙時,妳都如何面對自我懷疑、缺乏信心的狀況?

我認為自我懷疑是強迫成長的必經之路。任何事情最終都只會變得更好,當我回顧開始創業時的那些困頓挫折,那些初次嘗試的失敗都因為更有經驗而不再難以承受。我想最重要的關鍵就是盡可能地維持自己最大程度的誠實與感恩之心,一旦遇到困難或犯了錯,只要心裏明白如何自處,最終一切都會得到平靜解決。

條條道路通羅馬,我覺得任何目標都不會只有一種途徑。我本人剛好就是路總是繞最遠的那種類型,我幾乎沒有一試就成功的例子,每每都要嘗盡失敗與重來,於是我常自嘲自己的人生是一場耐心修煉。我是個急性子的人,所以會選擇自然染作為專業其實是非常弔詭的,這門技術強迫我要放慢腳步,然後成果讓宇宙自然的力量來接手。可以說是我奇怪的一種自我平衡及療癒方式吧。現在只要遇到內心挫折,通常就會讓自己休息,在不安定的狀態裡試著深呼吸保留一點緩衝空間。我自己也還在學習,但就像佛家所教導的,試著把所有的障礙都視為同樣程度的成長機會,最終還會更加認識自己,甚至發覺自己新的面向。

 

妳的答案好謙虛也好發人深省。

謝謝,我常常覺得謙虛是一個有趣的美德,因為我覺得很多人會把謙虛的感受跟貶低自己混為一談,但是其實只是有無認知自己價值跟自己能力範圍的差別而已。我覺得自我貶低真的只是浪費時間,當我偶爾還是有自怨自哀的情緒產生時,我都會銘記抱持感恩之心,感謝說我甚至有機會可以遭遇困難或犯錯!

 

妳提到自己經常會去看展或美術館,除了服裝,還有什麼藝術或創作內容是妳也感興趣的呢?

我每一陣子都會有不同著迷的東西,目前對於雕塑蠻感興趣。雕塑家還有表演藝術家都是我非常欣賞的,尤其是表演藝術工作者,只有運用自己身體為唯一工具,看似暴露出脆弱但實際是非常勇敢的。我常常受到舞者或現代表演者的啟發,當他們用身體展現來創造,我覺得那是一種最原始、真實純淨的藝術表現方式,這種專業通常沒辦法帶來很多收入,只有保守自己那塊最誠摯的表現力。那種毫無保留又無懼的表現對我來說真的非常讓人尊敬。

 

在紐約會遇見形形色色的人,哪一種人格特質是最吸引你的?

野心跟同理心。這兩種特質乍聽之下好像湊不在一起,但我非常欣賞無論在哪種領域,抱持著正直跟同理心力爭上游工作的人。紐約人大部分自我意識都很強,所以一旦我遇到創意工作者願意為其他的獨立工作者創造空間及機會,用一種非競爭而是群體受益的栽培方式,我會覺得很難得,並滿心欽佩。

 

紐約真是一個孕育各種藝術家,提供各種支持機會的一個溫巢。

我常常掛在嘴邊說:如果你在紐約找不到你的族群,那你在別的地方也不可能找到。

在這個城市裡每個人都一定能找到自己的同好!

 

喜歡閱讀什麼樣的書或文章?

我多半都閱讀非小說類的文學作品,最近在讀的一本書叫做Color,作者是Victoria Finlay,內容是各種天然顏色的來源歷史。一直以來我都很喜歡閱讀古老文化有關的文字或詩集,譬如古希臘的女詩人莎芙,總之我對於亙古的歷史有股莫名的懷舊之情,巴比倫文明、美索布達米雅文明、鍊金術等等都是我熱愛研究的。另外我也很投入新時代(New Age)相關的書籍,我多半專注於新時代資訊務實的部份,但也有很多時候心思仍會不小心飄到神靈、星空宇宙之中。(笑)

有沒有任何一句話或名言讓妳深受啟發?

有的,是個古老的墨西哥諺語: “他們試圖埋葬我們,但他們不知道我們是種子”。

這話深深觸動我的心,因為我深信任何的成長都需要穿越一些黑暗。

 

在妳的閱讀中,有沒有哪一個書中人物令妳覺得刻畫的像妳呢?

這真是個好問題…我不確定目前從我讀過的書中是否有我可以完全對應的角色,不過我可以幽默地說我年老的時候應該會跟Strega Nona裡的巫婆奶奶蠻像的。前陣子有位朋友推薦我一本書 Women Who Run With the Wolves (中譯: 與狼同奔的女人),並告訴我書中故事經常讓他聯想到我,我好奇的買來看,確實發現自己的內在跟書中的人物原型有些相連性。

*Strega Nona: 義大利兒童繪本,敘述一名會巫術的奶奶用魔法幫助村民解決困難。

 

如果可以讓你選擇一個地方,讓妳離開現在所處之地,妳會想要去哪裡?

雖然我還未去過,但是我會毫不遲疑的選擇聖塔非(Santa Fe)。 不敢相信我至今都還沒付諸行動拜訪那個城市,也許是我怕一旦去了就再也不想回紐約了!

 

妳都如何讓心保持內在安定與寧靜呢?

好好呼吸(笑)我有一個類似禱告或者冥想的小儀式,是我每天早上跟睡前都盡可能實踐的,我稱它為感恩練習。基本上就是對高我表現感激,感恩生活中我所獲得的各種“禮物”。 在這個練習裡頭我會提出三種感恩祝福,一是祝福一個我愛的人,二是祝福一個與我相異的人,最後是祝福一個我厭惡的人或事。相信我它真的很有用!單單是對他人,或者對讓人煩心的狀態投入愛的發想,只要每天花十分鐘安靜默想,這麼簡單又好像傻氣的行為卻可以大大改變一個人的心境。

 

若妳是個顏色,會是什麼呢?

我想我會是一種介於海洋浮沫與鼠尾草之間的綠色。

 

走過了這麼多的經驗,妳如何發現自己的價值?

以往我大概會根據我所獲得的讚美來判別吧。這也是一種紐約會灌輸給人的觀念,像是必須登上大媒體,或是擠進三十歲以下的成功人士榜單等等,這些好笑的里程碑是我年輕的時候會想達到的。而現在呢,我發現我最快樂的時候其實是當我在教課的時候,看到我的學生在課堂上開心的學習新知,那讓我覺得自己是有用、有價值的。像我先前提到的,我若能提供空間或機會,幫助別人發覺自己的創作潛力的話,那我會感到非常滿足與成就感。

成功是個難以定義的東西,對我來說只要能得到與我誠心的創作相對真摯的尊重就是成功,跟我創作的經歷及多寡反而無關。

 

有什麼下一步的計畫安排是可以與我們分享的嗎?

有個正在預備的計畫,就是今年我將與一位長期合作的藝術家朋友結合我們倆的品牌!Calyx會有一個新的定位,會與我自身藝術性的創作分隔開來,但異業合作的部分仍會持續進行。我對這個大改變非常期待,我相信兩個人的合作會比一個人來得好,而新品牌會非常酷,值得大家的期待!

 

這個改變好大,真令人興奮!最後我們好奇,妳希望留給大眾什麼樣的印象,希望大家記住妳哪個部分呢?

我想…我想我最終希望自己能夠讓大家感到安全,希望他人想起我時,會覺得能夠對我完全安心的展露自己。

就像Calyx品牌呈現的包容色彩,Cara的人生洞悉也同樣繽紛而溫暖。
開放心胸、友愛社會始於一個善心的選擇,Cara以身作則的堅持為我們帶來最好的示範。

 

 

 

相關資訊

Calyx Official Site

本採訪全系列首飾皆來自於張張當代珠寶首飾,更多細節請 點此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