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從雪白無垠的極地景色,斑斕壯碩的海岸石礁,到滾滾黃沙的沙丘風光,這些宏偉的自然景觀透過攝影藝術家Brooke Holm的鏡頭,如一張張巨幅油畫般,描繪地球上最真摯的紋理與色彩。生長於澳洲,現在定居紐約的Brooke,一面從事高空地景攝影的個人創作,也延續著她靜謐洗練的美學角度,在各領域合作建築、空間、與靜物的攝影作品。從她的作品感受到的,不僅是視覺上的震撼與感動,還有她長年對於自然、社會、以及人文的反思。Brooke 溫柔點明守護環境的標題,為我們示範攝影之美如何因為更崇高的價值,將精神傳遞無遠弗屆。   Hello Brooke! 可否說說自己,妳的成長過程如何影響妳成為一名攝影師? 我的媽媽是澳洲人而爸爸是美國人,我在加州出生長大。但在我9歲時父母離異,我和其他三位姐妹就跟著媽媽一起返鄉搬回澳洲的布里斯本。回到澳洲後的單親生活並不容易,迫使9歲的我急速長大。當媽媽獨自在外辛苦工作時,我和姊姊也學習分攤大人的工作,幫忙照顧年紀小的兩個妹妹。我們各自都非常獨立且自足地成長,同時整個家也非常緊密地相互支撐保護。 第一次接觸攝影,是在我大學畢業後任職的一間廣告公司。當時我被賦予一台相機,指派去拍一些公司所需的素材,沒想到第一次嘗試的成果讓他們非常滿意,而後攝影反而變成我固定的工作內容,我也漸漸產生興趣,下定決心要好好研究攝影技術層面的實務,便一邊考取攝影的四級證書(Certificate IV)。離開廣告公司後,我搬到墨爾本以一名正職攝影師在一間文具公司工作,同時私下也接各種各樣的攝影案件,直到累積了足夠且穩定的專案客戶,我就辭去朝九晚五的正職,以獨立接案的攝影師為業。 妳的拍攝主題非常廣泛,既有空間靜物亦有藝術性的地景攝影,妳都如何挑選主題?又是怎麼開始接觸高空攝影的? 初期做專職攝影師的時候,我什麼樣的案子都接,包含婚禮、肖像、食物、時尚、廣告、靜物、室內空間、還有地景等等,不用很久我就開始發覺自己並不適合拍攝人物,所以最後就慢慢縮短範圍,專注在空間、建築、靜物、還有環境攝影的部分。這幾類主題在拍攝上有種相通的邏輯性,讓我的個人美學可以同步貫穿整體。自小以來我都跟大自然有很深的連結,在樹林及溪水間健行、玩耍、爬山、還有堆基地,也經常跟家人外出露營,這些戶外時光充滿了我兒時的回憶。 多年前,我在紐西蘭經歷了的第一次高空攝影,也是我第一次搭乘直升機,升空的拍攝體驗完全震懾著我。自從被那無垠的視野深深撼動之後,我就一直從事高空攝影至今。   妳的靈感元素和妳的創作過程是怎麼樣的呢? 太多事物都能讓我受到啟發,大自然尤其。沒有什麼比這個我們生活的自然世界更讓我觸動的了。這世界上有許多地方美得讓我目瞪口呆,那種本能的感動無法輕易言喻或分享,我希望能藉由攝影來傳遞。現在的環境變遷讓我深感憂慮,也更加深了我的使命感,但願我的攝影作品能連結引發這份保護環境的共鳴與省思,畢竟這得要全人類團結一心才能夠成功。 相當多的攝影師、建築師、設計師、科學家、藝術家等作品都給予我大量靈感,凡是通過美好的創作而感染社會的人都深深啟發著我。從事太空研究,這種打破疆界、推進人類宇宙觀的領域也讓我相當著迷。投入工作前,我都會做很多的研究資料,一旦有個計劃想達成時,也會堅持到底去實現腦海中的構想,在實際在操作攝影時,再根據現場的環境去應變。我的拍攝成果通常都不會跟計劃的相差太遠,然而有時大自然出其不意給的驚喜也是很美好的。 可否與我們分享一件最難忘的攝影經驗? 有沒有哪一個地點特別讓你印象深刻呢? 太多了!但若要舉出最特別的經歷,就是我第一次去斯瓦爾巴,造訪地球最北端疆域的時候。小時候愛看的小說系列《黃金羅盤》(又名: 北極光) ,讓我對北極圈充滿著嚮往,當一抵達那邊時,我的眼淚就直接溢出。在為期十天的考察中,有一次我站在船的前端眺望,而就在某個時間點,一旁的夥伴告訴我,我此刻是站在地球最北端的人,瞬間我感動到背脊發涼、無法言語!除此之外,近距離的觀察北極熊、海象、極地馴鹿、鯨魚、還有海獅等等...

文字 Crystal Cheng / 攝影 梁大文 作為這世代活躍的當代舞者及編舞家,李貞葳傳遞的不僅僅是引人發想的概念舞作,還有她不斷超越自我的勇敢及挑戰精神。在海外習舞多年,2014年離開了歷經五年的以色列巴西瓦舞團,褪去國際知名舞團舞者的亮點與舒適圈,貞葳的創作舞作多了個人語彙,更開闊了對話空間,以獨立舞蹈家之姿與世界接連。在這獨自闖蕩的過程中,無一不是靠著毅力與自我實現的堅持所完成,她所劃出的漣漪也正而扣人心弦。2019年新作《不要臉》在臺首演期間,我們初識了剛結束發表,繁忙日程中依然神采奕奕的貞葳,一面驚奇於她滿滿活潑的能量,一面聆聽她一路走來的歷程與想望。   可否與我們分享妳是如何走上舞蹈一途,又是如何獨自往海外發展? 我大約五歲時,觀賞一場蘭陽舞蹈團的成果發表會,開啟了我對舞蹈的好奇而開始習舞。我成長的過程中同時學過好多才藝,包含鋼琴、繪畫、舞蹈,其中最有興趣持續的就是跳舞,便順理成章的踏進了舞蹈領域中。我在國小、國中都選讀舞蹈班,高中至大學也在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完成了七年貫的舞蹈學科。畢業後拿了獎學金,就到美國參加了為期一個月的ADF舞蹈節 (American Dance Festival),上了各式各樣的的舞蹈課程,也排練了許多別人的作品。這段期間雖然也獲得許多邀約機會,但相較起美國的舞蹈環境,歐洲當代舞蹈的突破性與藝術性更是我所嚮往的,所以在美國短暫的停留後便啟程至歐洲參加更多的舞團試鏡,其中之一就是以色列的巴西瓦當代舞團。 巴西瓦試鏡是為期三天,近三百多位參與者的甄選。在最終面試中,總監歐漢. 納哈林 (Ohad Naharin) 邀請我正式進入巴西瓦舞蹈二團 (青年團)。有趣的是,當時的我因為只做了歐洲舞團的功課,其實並不太認識來自以色列的巴西瓦舞團,更不曉得歐漢於當代舞蹈界的地位與影響力,僅有些許耳聞過GAGA舞蹈 (歐漢的自創舞法)。我如初生之犢,竟對歐漢表示自己需要考慮一下。那時歐漢也很吃驚,從未有人對他的邀約回以保留的態度,他便問我:「妳認識我的舞團嗎?」 我還天真地回答:「我知道它來自以色列!」那晚回家搜尋了巴西瓦舞團之後,啞然於自己的有眼不是泰山,我很快地回信說明我的意願,之後就正式開啟了我在以色列的專業舞團生活。   在專業舞團裡的生活經驗是? 在巴西瓦舞團的生活就是每天不斷的排練、學舞作、上GAGA。巴西瓦舞團的風格(GAGA) 在於釋放感知力與提高敏銳度中,追求無框架的演繹風格。而我從小標準式的舞蹈教育,讓我在第一年面對GAGA時有點無所適從,甚至排練助理曾糾正我跳得太乾淨或漂亮,所以有時以不修邊幅的亂跳來嘗試達到舞團追求的演繹方式。歷經一年的訓練後,沒想到歐漢竟然給了我通常要花別人二至三年時間才可獲得的一團入團機會,我驚訝極了。雖然自己對這個提拔並無太多信心,但是歐漢破格的認可也漸漸讓我選擇相信自己還有一些不知道的潛力待我去發掘。我在一團持續了四年,在這段期間越來越清楚自己的身體,更加清楚如何表演,也跨越了摸索的階段,更加瞭解自己該挑戰的習題在哪裡。 在出國學習舞蹈的過程中,我盡可能地把握與創造種種機會,但我同時也發現生命的決定似乎比我為自己做的決定還更有智慧。這些與原先未預期的機緣,似乎把我帶到了更適切自己的位置。生命給我的安排,似乎對我更有發展性也更有挑戰性。 ( Chen Wei teaching GAGA class at the International Dance Festival Hamburg, Photo Credit by Tobias Hoops )   從舞團脫穎而出,之後以獨立舞蹈人身份活動,這其中最大的不同及挑戰是什麼? 作為舞團舞者跳別人作品的時候,我是一名詮釋者、轉化者、一個編創者的媒介,我挑戰的是如何訴說編創者想說的話。而我自己做創作的時候,一切都以自身下手,從很多的自我對話、自我嘗試、自我逼迫開始不斷往內心裏挖。也許是天性使然,我不喜歡無聊,所以在編創舞作時很喜歡挑戰自我與嘗試不同主題,於是每個舞作所討論的議題與手法也都不盡相同。 例如我2014年的短篇獨舞《黑盒子》,當時想打破表演者與觀賞者的關係,讓觀賞者透過參與作為舞作中必要的其中角色。而《孤單在一起》這支我與Zoltán (比利時獨立舞蹈家,也是貞葳的先生)的雙人舞作則是挑戰我與另一位的舞者的磨合與共融。編作這支作品的過程對我來說相當辛苦,儘管我與Zoltán的願景相同,我們手法卻迥然不同,創作過程因此充滿耗神的切磋、溝通、與妥協。《孤單在一起》所要表現的就是這麼一個人與人之間、人與空間之間的關係中,那些煎熬對立,與那些順利的相扶相持。這支舞作的挑戰性,除了真實反映我們兩人編舞的關係張力,它的進程還是完全的臨場即興,僅憑默契的出招與接招完成。整齣舞作我們完全赤裸的演出,儘管對於台灣觀眾的接受度有些挑戰,也有風險讓觀眾下錯重點而造成對當代舞作不全的既定印象,但經過反覆評估後,我們還是一致認為全裸演出才能最佳演繹和支撐這支舞蹈的樣貌,便也不再猶豫。 ( Together Alone, Photo Credit by Lucas Kao )   可否與我們聊聊本次回臺的表演作品《不要臉》,作為一個社會觀察題目,妳最想傳達的是什麼 我的創作多半都從自己感興趣的議題開始,有時主題很明確,而有時只知道個大概,從而在混屯中慢慢摸索出舞作的主軸。《不要臉》就恰好相反。我從自己對於“無臉”的好奇,還有不喜露臉的行為中,發現自己對自拍厭惡的關聯性。之後我便開始向內挖掘,決定針對自拍文化的主題。我從實質研究開始,大量接觸平時我不愛看的東西,進而去了解當紅的網紅與直播現象。過去的我只要遇到此文化都會因反感而避開,但這次則要嘗試理解。編舞過程中從一開始帶著批判去談論,到後來去同理我討厭的那種裝模作樣,到最終我去掉自己的影子,成為他們。 要跨越自己心理層面的關卡時,我得相當逼自己。過去在舞團練習GAGA時,大多時候都在沒有鏡子的空間中習舞。但在編創不要臉時,所被安排到的練習室佈滿了大面鏡子,讓我相當不舒服。重新整理了自己的批判角度之後,我突然覺得自己應該學著照映它,學習那種觀看自己的新視角,也學習網紅如何對鏡頭拋媚眼,如何對觀眾魅惑、戲謔的肢體動作等等。不斷逼迫自己,也不斷在自我衝突後練習一種同理與接受。《不要臉》想傳達的便是這麼樣的過程,它所呈現的包含人的自戀、自卑、自信、及自滿。舞作中同時帶著批判與同理去探討自拍文化中這些自我反映的不同狀態,最終想表現的是一種反觀的自省。 這舞作的舞台就如網紅的虛擬平台,觀者就像是網紅的追蹤人。我在場內移動時,觀眾可以自主隨興與我一起移動或者不動。可以成為現象的一部份,也可以只是個旁觀者。網紅沒有追蹤的粉絲也就不會成為網紅,所以觀眾同樣化為不要臉中的不可或缺的角色,成全這齣舞作。 ( kNOwn...

文字 Crystal Cheng, Chang Chang / 攝影 Chaunte Vaughn  社會失序的現象中有許多發表宣言,訴求改革的意見者,但其中真正由自己出發,將意念付諸行動的人卻寥若晨星。我們結識了一位充滿抱負和社會洞察力的作家兼媒體工作者Tasnim Ahmed,在紐約這個各種人權、社會和政治議題同時發酵的最前線,致力於分享真確的社會實例和客觀的多元觀點。Tasnim對於更好社會的想像,更是促使她從單純的文字工作者變成創業媒體人,建立了一個友善又深富啟發性數位資訊平台Journal。 身為一名孟加拉裔的美國移民女性,Tasnim在西方社會上的立足點和個人的自我實現都充滿著層層考驗。但也因為她的多元背景和成熟的感受力,讓她能夠用一雙溫柔包容的雙眼去觀察及服務他人。Tasnim是一位夢想的實踐者,為我們示範出唯有內省與完善自我價值。且讓我們跟隨著Tasnim私密的紐約景點,傾聽她為社會帶來踏實而正向的連鎖效應。   Tasnim妳好!可以與我們介紹一下自己及妳的專業嗎? 我是一名作家,同時也是線上資訊平台Journal的主導者。我的人生路徑跳躍了很多地方,我於倫敦出生,在孟加拉的首都達卡長大,大學時期想要以英文系為主科而前往加拿大的多倫多唸書,但因為受到傳統思想的亞洲父母影響,希望我能選擇更專業的的科系,所以我最後專攻了國際外交與政治學,並在畢業後移民至美國。 我在很小的年紀就熱愛寫作,甚至在9、10歲的時候製作過自己的小小報刊,還複印了好幾份供人傳閱。好像自那時開始,寫作就一直是我人生熱情的所在。我總是讀很多書,連字典也能看得津津有味。很多人會認為作家這門專業需要非常考究的學科訓練,以及出類拔萃的天賦,但其實許多我極其欣賞的作家都非來自於文學的背景。我認為身為作家的關鍵是要能很完好的組合心中價值與情緒,並且要富帶熱情、強烈的將它表達出來。但是這同時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因為很多時候你全心全意,掏空自己所投入的情感並不會被採納,也可能無法與任何人產生共鳴。作家很容易就得經歷一段傷心的過程。我曾有兩年的時間將自己抽離作家身份,去做過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也打過很多零工,但是最後仍離不開我的熱情而回到寫作上,因為那是我最能夠表達自己的方式。 以前我一直認為作家是個很難過活的職業,只有像是瓊·迪迪安(Joan Didion)或鍾芭·拉希莉(Jhumpa Lahiri)這樣的明星作家才能靠寫作過自給自足的生活。所以早些年我都在工作,只會在部落格上寫寫自己的所思所想,但寫著寫著,我也透過部落格結識了許多作家和累積了一些讀者觀眾。後來,一個線上雜誌品牌Thought Catalog透過部落格找上了我並給了我份專案工作,我接受了那份工作邀請後便搬到了紐約生活,成為一個自由作家。   可否與我們介紹妳所開創的資訊平台Journal? Jounral是個傳媒讓我可以分享及介紹許多我所知的人。這些人默默做著很棒、很具意義的事情,而我想要將他們放在聚光燈下,讓他們所耕耘的東西能被更多人看見,甚至幫助他們得到更多發展機會。經營線上平台並不容易,很多時候我會受網頁的點閱數字影響而擔憂自己做的事情到底是不是有效果的。但是我也意識到,Journal呈現的資訊若有任何能啟發他人或教育他人的可能性,儘管那聲量再微小,對我來說Journal就不是白費力氣,而是很有意義的。 Journal平台上的Read/See/Do專欄是我在美國2016大選後得到的想法。當時很多人民因為政局轉變而對未來的景象感到擔憂,很多人開始發問:“有什麼是身為人民可以做的呢?” 社會上充斥著太多負面新聞與各路意見,讓人難以消化出自己的政治觀點與判斷。於是我便開始蒐集並整合大量的資訊,在Journal上提供一個簡單的資訊瀏覽方式,整理出每週在城市裡可以參加的討論會或活動,介紹有哪些獨立、具參考性質的新銳作家或刊物,還有建議一些特別的影視作品,尤其是那些大家沒聽過的,有色背景的導演之作等等。總之,這個專欄是我鼓勵社會連結的一種提案,每個人都能藉由參與更多社會的公共事務而帶來微小的改變。有時很多人認為做好事和所謂的社會貢獻就是捐錢,但這與金錢無關,我想強調的是社會改變可以來自很多面向,而我做的出發點就是設法讓資訊更流通,更便於人們消化和應用。   紐約似乎有很多各路人馬的藝術家在集結力量和發聲。妳在這經營Journal平台的過程中有發現什麼顯著的正面改變嗎? 我相信團結可以帶來強大的力量。現在美國的政治時局如此負面,壞事接踵而來,有時真的很難抱持希望。但這種時期團結就更加重要,當人們聚集力量與聲音,那就能構成相當有力道的行為與成效。人之所以可以造成改變,都是因為堅持不懈的努力。就算大部分的過程看不到立即的效果,也總會有那百分之一的可能性,催化著你看不見的影響力。我相信所有的付出最終都會發酵,如果你缺乏自信而什麼也不做,那不是什麼也無法產生了嗎? 我想教育大家去利用成熟的資訊建構成自己的概念,進而有意識地做出自己的判斷。我是個晚來的移民,二十歲才搬到美國的馬里蘭州,當時我很驚訝這個我原以為最先進的民主國家居然充斥著如此單一,又極其不流通的資訊與知識。所以我認為生活在紐約是很幸運的,既使這個城市有很多需要解決的問題和分歧,但它的多元文化及多變性能夠啟發人們去表達自己,用一己之力去為更好的事情發聲,最後開創更多看待事物的多元觀點。我們不ㄧ定能在自己的有生之年看到世界顯著的改變,但是我們的作為卻可以影響及改變下一個世代,像是研究更好的水資源,更乾淨友善的能源環境等等。我也發現,如果一個人只考慮自己的效益,改變是不會發生的。只有考慮的是超於自己,是群體甚至下一代的效益時,才能產生真正改變的可能性。 紐約這個城市是怎麼塑造今天的妳呢? 如果我說紐約使人變得更強壯,大家一定都聽膩了,但事實確實是這樣!要在這個城市工作、生活、和生存非常辛苦,所以它確實讓我更強大,也教我如何更有智慧地做決定和選擇身邊的朋友。同時,紐約也教導我如何適時的示弱和保持開放的心態。自小以來,我都是個含蓄又沈默寡言的人,直到來到紐約後我才瞭解到,與他人連結和建立任何組織都需要始於足下:走出舒適圈,主動向人打招呼和與人友善的溝通。紐約教會了我如何放低身段,也同時給了我自信心。   現在妳和Jounral都以紐約為聚焦點在發聲,那將來會想針對其他文化的議題來發聲嗎?例如妳原生的亞洲文化? 我早年的時光,從8歲到18歲都在孟加拉度過。我想,我是一直到出國之後才回頭看見了我的國家的好與壞,以及我所做出的貢獻是多麼的少。以前的我活在一個夢幻泡泡裡,不但看不見,也對這泡泡外所充斥的貧窮和流浪人口無感。直到我出國後回國的頭一次,我才開始用以往未有的視角看達卡,看我的祖國孟加拉。一直以來我都是那麼地想離開我的國家,但是我現在懂得欣賞孟加拉的美好,也看見它社會中的所需解決的問題。這些問題需要從像我一樣,接受過外界,吸收過異文化與資訊與知識的人來做出一些不同的影響。我常常說,實在無法想像自己離開紐約。但是,我完全願意為了孟加拉回到亞洲,並也在那裡提供一些社會影響力。   Journal的下一步會是什麼呢? 現在Journal網站目前停駛中,有些大幅的站內修改正在進行中。我下一步目標是希望增加影音的部分至Journal平台,我認為文字之外,影音是另一層次的交流。我也想要在Journal上涵蓋更廣的社會議題,像是有色種族文化,還有創造更多“文化代表”。我們時常在媒體上看到討論社會議題或專業學識的代表都只來自於同一背景,幾乎都是白人。我希望可以呈現更多元的選項,也許是有色人種,也許是LGBTQ族群的人,但都可以作為代表來討論層面更廣的事情。 回想在孟加拉成長時,我經常讀國外的刊物像是Teen Vouge或是Nylon雜誌,然後很印象深刻的是裡面開放的題材,像是12歲青少女跟父母聊戀愛與男朋友等等,諸如此般的內容和南亞洲風俗毫無相連性。於是小時候的我就會想追求西方的價值觀和美式的生活態度,只因為市面上呈現給我、餵養給我的價值標準就只有這些選項。直到長大成人後,我才理解文化與文化間本就不同,宗教與宗教也是如此,無須只以其一為標準,而是都能欣賞、接受、還有愛那些與我們相異的文化背景。因此,我認為在媒體上有多元的文化代表相當重要。   獨立一人經營Journal相當不簡單,覺得困難與沒有自信的時後妳都是如何面對的呢? 當我覺得自己卡關的時候,我通常會選擇休息,先不直接面對我目前的屏障。原因是我了解自己的個性,我若太專注於解決心中的負面情緒,我反而會鑽牛角尖越陷越深。很幸運的是有一群要好的真心朋友,像可以回聲的共鳴板一樣,可以在我受打擊和缺乏自信的時候與我溝通,幫助我舒緩負面情緒。我的結論是,適當的暫停與休息後才能用新的氣象來回頭正視自己的問題,以及擁有一群可以給予自己鼓勵的啦啦隊也是很重要的。   經營Journal肯定讓妳相識和訪問了很多有趣的人。在形形色色的人中,哪一種特質最吸引妳呢? 誠實是我最看重的特質。我的朋友們各個都是截然不同的個性,有些內向,有些奔放,但都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誠實的美德。誠實的人可以讓人信任,讓人能夠完全放心地將自己展露於他面前。有趣的是,我訪問的人中,每一個人也都以非常誠實、直率的態度在經營自己與人生志業,這讓我覺得非常珍貴和美好。   工作與生活的狀態是否有感覺到平衡? 完全沒有(笑)。 我也希望自己能夠回答“是”,但那就是在騙人了。有些日子我覺得平衡,有些日子我覺得相當混亂和不均衡,都有。   除了寫作之外,有沒有任何其他職業是妳感興趣的呢? 我最近看了好多動物營救、動物保育相關的影片和文章。若我不是個作家,不在做我現在做的事情的話,那我應該會考慮進入動保團體工作。尤其是那些幫助復育黑猩猩或小貓熊的!(我對這兩種動物特別情有獨鍾)   可否與我們分享,妳近期閱讀的好書? 我通常都會同時期看好幾本書呢!最近我在看的兩本書Sula和The Bluest Eye,皆出自於同一個作家—托妮·莫里森(Toni Morisson)。她是一位著名的非裔美國女性作家,同時也是諾貝爾文學獎的得主,作品的內容從描寫女性之間的友誼,到沈痛的種族問題都有,但寫作的方式都相連著一種很美的詩意。 另外一位作家貝爾·霍克斯(Bell Hooks)的作品也是我近期常讀的。她的寫作主題大多與社會議題有關,而我喜歡讀的 Feminism is for Everybody 就是她針對女權議題的溫柔書寫。她總覺得很多議題都因為太過艱澀、太學術的書寫而讓人敬而遠之,於是便寫了這本書,讓女性議題可用更單純的語言讓你我這樣的一般人,甚至我們的母親及長輩朋友都可以一起共讀。她曾說:“不要把女性主義想成兩性平權的訴求,而是把它想成一種解決性別刻板印象的方式。” 沒錯,一旦這麼想,你就會發現女性也會把性別歧視加註在其他女性身上,然後進而理解到,性別歧視與偏見正是我們該正視的核心問題。閱讀她的作品總是讓我深受啟發。 在過去妳的閱讀中,有沒有哪一個書中人物令妳覺得刻畫得像妳呢? 說實在的,我認為沒有。至今還沒有任何書中角色讓我像照鏡子般看見自己。小時候在孟加拉受學時,我們經常要閱讀西方的經典名著,像是莎士比亞或是珍·奧斯汀(Jane Austin)的文學作品。當然那些都是很棒的巨作,但我卻完全無法與它們產生連結。長大接觸更多作者後,我的確有在不同作品中找到熟悉感,但不是從書中的角色人物,而比較是從書中描繪的情境。舉例來說,鍾芭·拉希莉(Jhumpa Lahiri) 這位傑出的印度裔美籍女性作家經常描繪移民與難民的心聲,也常書寫關於自己的原生國家,她雙親的出生地:加爾各答的故事。光從她的作品裡讀到描繪下雨的情境或是形容鳥叫聲啼的文字時,我就能感受到強烈的似曾相識,彷彿帶領我回到孟加拉的時空情境裡。   人生中,有沒有任何一句話或名言讓妳深受啟發? 有一句話每個人都非常熟悉,連我的奶奶也常常告訴我,那就是 “做自己”。 這是一個我常常放在心中提醒自己的一番話。當然,一定有很多做自己不被允許,而得學習忍耐與妥協的時候。但我認為每一個人就是因為如此相異而特殊,每一個人都能產生不同的漣漪,那是多麼重要的事啊。所以做自己跟保持真誠非常重要,因為最終它教會你如何自愛。一個人在愛自己的時候會散發一種能量光芒,不但吸引人,也可以為別人帶給美好的啟發和鼓舞。 自愛是一個我們很少被教導的項目。每當我們想到愛,我們第一想到的都會是該如何愛別人,付出自己成就他人。但我們鮮少會想到,在愛別人之前得先好好的愛自己,珍視自己。做自己與自私截然不同,它的核心是要誠實呈現自己的樣貌。 妳都如何幫助自己保持在好的狀態與安定的內在呢? 我會給自己很多時間,好好深呼吸! 呼吸其實是門學問,我在成人之後才知道原來我一直以來都用錯方法呼吸了。我會在YouTube裡看不同的瑜伽影片,練習伸展也練習呼吸吐息。在我覺得壓力很大的時候,我會先把擾人思緒忘掉,試著先調整自己的呼吸節奏。有些人覺得照顧跟維持自己的狀態可能是上健身房或是做芳療Spa之類的,但我覺得比起外求,更重要的是自己治癒自己,從最簡單的呼吸開始。   可否與我們分享一位妳視為榜樣,對妳充滿影響力的人物? 對我深具影響力的人物,我會說是我在去年剛離世的奶奶。她是我所見過最堅強的女性,她非常早婚,生下九個孩子,然後一舉全家移民到倫敦好多年,又在孟加拉經歷解放戰爭(1971)時搬回來保護她的家族,照顧家中的所有人。我的奶奶從不批評也從不怨恨,既便是對欺負自己的惡人也一樣,好像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止她去從善、付出、及愛人。她過世的時候,來到她的葬禮弔唁的人有數百人!有好多人與我們分享奶奶是如何點亮他們的生命。奶奶並不是經濟優渥的人,但一直以來都會分配一部分的錢捐給慈善機構,甚至定期在每週五準備一大堆食物分配給附近貧窮的人家。直到現在我還難以平復她的死亡,但一方面我也提醒自己應該用更好的方式榮耀她的離世,我應好好活用她的教導並實踐她的處世之道。   若妳是個顏色,會是什麼呢? 藍色!不確定為什麼,但我一直都很喜歡各種顏色的藍。 在我出生之前,我在媽媽肚子裡很調皮又愛亂踢,讓父母以為肚裡的小孩肯定是個男孩,所以替我買好的衣服全都是男孩子的藍色。哈哈,我對藍色的喜歡可能打從出生就開始了。 妳所做的事情非常激勵人心。妳是怎麼發掘並且保守自己的價值和本質呢? 我覺得那是個相當困難的過程。我曾是個非常內向、害羞的小孩,在青春期也經歷過同學的霸凌,所以找到自我價值對我來說並不容易。我相信我們都必須得經歷一些黑暗時期才可成長,然後看見及認可自己的光芒與價值。我到了20多歲才漸漸看見自己的獨特之處,也才了解到自己原來也有很多很好的質地可以與他人分享。   最後,妳期望自己帶給大眾留下什麼影響及印象呢? 我希望自己可以被看作是一位助人培養多元價值和正面思考的人,一個致力於教育和團結眾人的人。我覺得在現今網路世界,人們很容易從社群媒體上呈現的東西來建立對他人的印象,並以之下定論。我希望那是可以被改變的。我很小心自己在社群網路上呈現的樣貌,也時常檢視自己在網上所傳達的內容。 身處於數位傳媒世代,我們都很容易在瀏覽快速、激烈的新聞中,無意識吸收負面信息的影響。Tasnim提醒著我們,建立優化而正向的資訊途徑已成為每個人都需學習的功課,更是自愛的一種表現。Tasnim對於社會變革的行動就如同她本人散發的氣質一樣,冷靜、友愛、包容、且堅定,是我們反思個人之於社會貢獻的最美借鏡。       相關資訊 Tasnim Ahmed's Instagram 本採訪全系列首飾皆來自於張張當代珠寶首飾,更多細節請 點此    ...

文字 Crystal Cheng / 攝影 Chaunte Vaughn 水泥色調的不規則色塊,在淨白的畫布上收斂的擴散張力與空間性 ; 剛硬的線條包覆著一道道若有似無,輕透飄渺的筆觸,柔和又有力的抓住了人們的視線。這是Blanca Guerrero代表性的創作風格,也是我們初次見到就過目不忘的作品樣貌。兒時便移民至紐約的Blanca,自幼就有兩種不同的文化身份在靈魂發酵。家中的美術背景及紐約多元文化的影響讓她承襲了豐富的藝術視野,進而融合出一種向內凝視的美感,詮釋極簡的精神,冷靜又謙虛地訴說她一路獨特的觀察與經驗。 我們拜訪了Blanca位於布魯克林的工作室和美麗的家,在她的生活空間處處可見她的感性與惜物之情。Blanca如同她的畫作,散發著沈著的氣質,笑起來又是個充滿感染力的爽朗女孩。我們在一個溫暖的下午,傾聽著這位年輕藝術家在社會中建構夢想的步伐,更透過她明亮的雙眼,看到對於內在經營的另一種洞察。   Blanca妳好!可以與我們介紹一下自己以及妳的成長背景嗎? 我是一名視覺藝術家。我在西班牙的馬德里出生,在九零年代初期,大約三歲的我和家人一起搬到紐約展開新生活。我的母親搬來美國後從事翻譯工作,而我父親則是一位英文還不太會講的畫家,可以說我們全家人是一起摸索,共同學習在這個城市扎根的。原先計畫只在紐約居留兩年的我們,一晃眼就在這裡生活到了現在。 在紐約長大使我的成長背景相當豐富,我尤其記得那些在父親畫室裡玩耍的美好時光。一直以來我都從未發現自己的成長環境有多特別,直到我上大學,離開紐約到羅德島設計學院主修版畫科系時,環境的反差才讓我意識到,儘管我同在美國生長,紐約的環境是多麼與“典型美國”相去甚遠。我受到了一個反向的文化衝擊。 紐約和西班牙對我來說都是很深的牽絆,但我亦覺得自己好像兩邊都無法全然地找到歸屬感。所以我的作品經常喜歡圍繞在回憶與懷舊之情相關的主題,它們是我靈感的泉源,而我則透過創作將它們化為充滿想像力的思維空間與結構體。要在紐約生活,你得將現實與理想做平衡,所以我除了自己創作,平時也在一間織品公司擔任產品攝影師。有另一份正職工作對我來說正好,因為這讓我更加珍惜我在工作室的時光,也讓我在創作時更加專注與投入。 妳的藝術性是否影響自妳的父親呢? 我想是的,但我向來都沒有意識到這點。身為經濟主力的母親工作在外,於是照看小孩的責任就落到父親頭上,他總是把我們一起帶到他的畫室裡,他工作時我們就在一旁牆上作畫、塗鴉、做拼貼畫。所以後來選擇唸藝術學校也算是我相當自然的發展吧!現在,我和父親共同合用一間工作室。雖然我們的創作風格與工作習慣完全不同,但是我一直都從他的作品、他的實踐和毅力中得到非常多的啟發。走上藝術家之路絕對是來自於父親的啟蒙。 說說妳的作品。妳的靈感元素和妳的創作過程是怎麼樣的呢? 我經常在旅途中以及環境的轉換中得到靈感。我腦中記憶的片段和我所拍攝的照片都被我逐步記錄著,並且在後續的創作中無形的影響至我的作品。我的創作過程像是個冷靜與冥想的練習。我不寫生,也不畫我拍攝的寫真,而是試圖描繪我潛意識裡的東西。很多時候我都是在經過許久才發現我的作品中隱含的記憶線索。至於我作品中包含的一種懷舊之情,是來自於我對於過去的留戀與安全感。未來相對的讓我不安,而當下也時常教人害怕,所以對於過去事物和記憶的探索算是我作品的本質吧。 我喜歡描繪飄渺不定的自然狀態,像是薄霧或晨曦的意象,但我也同時深受工業的雕塑和建築所影響,這也是為什麼我的作品經常結合強硬的線條和輕透的顏色。我想,水池會是個很好的比喻:一個人造的結構,存在於地表之下。看起來雖是個平面,卻是個空間性的體積。它乘載著水,一種飄渺、無所定形的自然產物,會因著光線的穿透與反射而呈現無限多變的樣貌。而這一切都在一個人造的結構體裡發生,不就如同城市一樣嗎?我們人類居住在地球上,我們無法擁有它,於是我們透過建築劃出可以容納自己的空間。 我的作品是隱晦的。儘管我是以自己的記憶與經驗在作畫,但是我的作品完全開放讓大家去賦予不同的定義。每當我看見不同的人在我的作品中找到連結,甚至能在其中投射自己的某個記憶時,都讓我非常地珍惜。我希望我的作品帶有傳遞的能力,能夠幫助人轉換心境。 可否跟我們分享,工作室的一日是怎麼樣的呢? 一天的開始,我喜歡從家裡散步到工作室,在那四十分鐘的腳程中我可以淨空思緒,預備進入創作的狀態。抵達工作室後,我會先播放音樂並將所有的素材都排列於桌面上,像是碎紙條或筆刷等等。為了保持平靜的狀態,我也經常站在工作室的窗邊向外端看布魯克林的Gowanus河道。投入創作的時間之外,我也會在工作室裡拍攝底片,做拼貼畫,或是靜靜讀書。最後我會在這不同的活動中摸索出一套創作的線索。 我與我父親共用同個工作室,我們非常尊重彼此的空間,所以我也會確保離開前,將所有物件歸位並清理整潔。 那可以與我們說說妳的創作媒材嗎? 我的主要媒材是油彩及和紙。和紙是我在大學時期主修版畫,第一次去日本參加工作坊時接觸到的材料。日本和紙除了是製版印刷最合適的紙質之外,它本身的特性也讓我非常驚艷。它堅韌卻透光,有著有機的紋理卻又如此精細。我不是完美的製紙專家,所以我製作的和紙都有著不平整的形狀跟質地,以致我後來將它們運用於創作時,無形地為作品添加了自然的有機感。我很喜歡日本,不但曾在日本短暫駐村,之後我也回訪了數次只為了買更多、也自製更多的和紙。 和紙也讓我認識了日本的美哲學—侘寂(Wabi-Sabi),體認消逝之美這點和我的創作概念不謀而合。然而與多數人不太一樣的是,我對消逝之美的觀點比較投射於一個城市結構的型態。比方說,我的工作室位於布魯克林的工業區Gowanus,一個充斥著水泥建築和工廠的地區,或許讓一般人留有一種污穢的印象。有時當我在窗邊看到工廠在河中排放出來的污油水,我能從那稍縱即沈逝的形體找到一種美。短暫性和未知性吸引著我,我們終究沒有能力掌控所有的東西,所以去理解那飄渺不定的美是我所感興趣的。 透過妳的作品,有沒有什麼訊息或理念是妳想傳遞的呢? 我希望我的畫作可以將人帶入一個寧靜思考、類似冥想的狀態。我希望人們可以體驗到我在創作時的感受:一種回歸單獨的自我,讓所有的感受豐富全身的感覺。無論我的作品讓人聯想到了什麼,或者讓他們感受到平靜,我希望能讓人們感受到面對自己是很美好的,並且能夠在自處時安心的凝視內在和寧靜思考。   妳是如何發掘、建立你的個人風格的呢? 當我還在學校進修時,我們的課程是非常著重於技術面的。在學習版畫的時候,我們都在研究凹版印刷或銅板蝕刻的技巧練習,當時跟所謂美學及風格還沾不上邊。直到我進入大學的最後一年,我已在技術面有了足夠的成熟度,我才走出原先的定位,開始對美學的表現進行嘗試。 最初從木頭的材質開始,我在一次製作木刻版畫時將顏料直接塗畫在木版上,觀察顏料在天然材質的表面上相互的作用 (那是一塊未磨過的粗糙木片),看那液態的色彩如何沿著木片上微微淺凹的鉛筆劃痕流動、延展 … 我想我在那個當下開啟了自己對於美學的觀看方式。噢,每次造訪日本的經驗也影響我很多。 我的同居伴侶是一位工業設計師,我們共同規劃的居住空間結合了兩人的美感,那個融合的成果似乎也回映至我的個人創作上,我想一切都是個反覆的循環吧!至於我的穿衣風格,絕對是各種極簡的搭配(笑)雖然我也嘗試穿著更鮮豔的顏色,添加一點歡樂的紅色,也試過運用更多顏色到我的作品及生活空間,但最後都還是默默回到簡單的黑白色系。我發現,比起添加顏色,我在穿衣上更喜歡嘗試不同材質,像是穿著金屬或是有紋理的布料。 說到穿著金屬,妳喜歡配戴首飾嗎?可否與我們分享妳首飾的偏好及習慣 我喜歡非常簡約的首飾,以極簡的形狀和數量去做配戴。我有三個最喜愛的戒指是我每天配戴的,兩只細戒疊在左手手指,另一個單戒則在右手。我也經常選戴大又細的素線圈耳環,我喜歡它們在我頭髮間若隱若現的感覺。我的左耳共有三個耳洞,耳朵上排則配戴兩個細小的半圈耳環是我從沒拿下過的。我想我喜歡不對稱和簡單形狀的搭配吧,尤其是圓圈!我還有一個手環是今年夏天回西班牙拜訪祖母時,在賽哥維亞(Segovia)購入的。 在紐約與這麼多的創意工作者競爭,想必一定有很多時候會感到不安。妳在面對沒有自信的時候都是如何自處的呢? 這也是我常反問自己的問題呢,這的確是生活中常出現的困擾。在紐約居住本來就不容易,加上在人與人距離如此貼近,社群媒體如此氾濫的現代,要不去拿自己與別人比較是相當困難的。雖然情緒的感受時好時壞,我仍努力記住在我低潮時伸出援手的所有人。家人、伴侶、朋友們都是我沒有自信時,能給我意見、與我談心的對象。最重要的還是要自己排解情緒,對我來說我創作的時間就很有幫助,散散步和做瑜伽也是。當我拿著相機外出,從鏡頭中看出的視野也會讓我醒悟,世界如此之大,我的煩惱相對真是微乎其微。   紐約對妳來說具有什麼樣的意義? 紐約市占有我心中很大的一塊。我在這裡長大成人,所以可以說它就是我的身份。我曾想像過離開這個地方去別地發展,但又馬上會被自己嚇到,我怎麼能離開呢?它是我啊!在紐約你能在任何時間去任何地方做任何事,做個地鐵就能抵達海邊,咫尺之間就能徒步到各個公園,是這個城市與眾不同的地方。況且,在這裡每天都可以接觸千百種人,多元的文化與族群也是我非常珍惜的。我真希望每個人都有這樣的環境經驗。長大後對紐約的感受跟兒時也不太一樣了,生活的困難與壓力無形中在我的城市記憶加了一層不同的濾鏡,也許這是為什麼我這麼念舊,這麼對我的青春充滿幻想吧!(笑)   可以與我們分享妳在紐約最喜歡的幾個去處嗎? 上州的Dia Beacon美術館!每次拜訪那裡我都深受啟發。位於長島市的Noguchi美術館,和蘇活區的Donald Judd House私人美術館也是我很喜歡去的地方。拜我的伴侶所賜,近期我比以往更常接觸設計相關的美術館或藝廊,也從各種工業產品、傢俱、和建築中得到很多靈感養分。   那麼當妳在觀賞別人的創作時,哪些元素是特別吸引妳的? 特殊的線條跟紋理很吸引我,顏色也是,但不是指顏色使用的部分,而是顏色的微妙性。我喜歡關注顏色的透薄度和細緻度。我也喜歡用簡單素材創作的作品,像是一張單純的鉛筆畫。用簡單的方式呈現不同角度和細節是最吸引我的。   哪一種人格特質吸引你? 我喜歡認識創意相關領域的人。有時,太外放的人會讓我不大自在,所以比起外向的人,我通常更喜歡和內向的人相處,也比較容易跟安靜的人達成一種共識。懂得安靜的人通常對於外圍環境的敏銳度較強,也比較有同理心。“懂得尊重的人”或許是我的最佳答案。   妳喜歡閱讀嗎?請說說妳的閱讀習慣 我有個奇怪的讀書習慣,就是我喜歡同時閱讀好幾本書。很多書我都只看到一半,因為我常常在快讀到結尾時捨不得面對故事的完結。正因為太容易受書本影響,我比較常閱讀的是短文或日誌型的書寫。我還喜歡抄寫我在閱讀中啟發我的字句!我覺得抄寫能幫助我更加了解文字其中的意境,像是我喜歡的藝術家Agnes Martin的隨筆就是我經常抄寫的範本。我有一本筆記簿就寫滿了她曾說過或寫過的字句,包含她自述的創作過程,或是她對藝術家身份的自白等等。我試圖在小說故事和這類真實的藝術家書寫中找一種閱讀的平衡。 那麼,有沒有哪一個書中人物另妳覺得刻畫的像妳呢? 沒有呢!有些文字刻畫得很像我的心境,像是Agnes Martin的陳述,但這不等於我和Agnes Martin是相像的。 可否與我們分享讓妳深受啟發的一句話或名言? 太多了,我可能細數不完!但我可以分享一句我近日讀到的內容,是一個藝術家朋友傳給我的簡訊: “我覺得...

文字 Crystal Cheng/Chang Chang   / 攝影 Chaunte Vaughn ㄧ個純白潔淨的綠意空間內,映入眼簾的是各式水晶,藥草礦物,以及各種帶有神秘奇幻色彩的頌缽物件。第一印象很難聯想這地方不是個隱密的spa會所,實質上則是靈性治療師Deborah的諮詢與治療空間。被Vogue和紐約時報等知名媒體譽為最受時尚人士喜愛的靈性治療師,Deborah從小就有著與眾不同的天賦與美感,能夠直接讀取人身上的能量光譜,進而提供其所需的心靈諮詢與治療。我們在親自接觸Deborah後,無不被她舉手投足間的柔美與優雅氣質所吸引。 Deborah安穩脫俗的美麗背後,其實是條深刻的自我修煉之路。在經歷許多路途的崎嶇後,終究在深度學習與尋找靈性中找到內在的安定,並且繼續帶著愛與這股自然能力去協助更多暫失方向的內在靈魂。Medicine Reading為Deborah原創的一套結合靈性治療和自然美學的療法。讓我們隨著她所擴散的正能量,一同遇見Deborah生命中另一種洞察自我的方式。   可以與我們介紹一下自己以及妳的專業嗎? 我叫做Deborah Hanekamp。自有記憶以來,我就一直有著能夠讀取他人光譜的能力,也就是人體周圍顯現的各種顏色、形狀的能量場。我也因這個能力成為了一個富有神秘色彩的人。當我17歲時,我就下定決心要深耕於心靈修煉的領域。我開始自主學習冥想、做瑜伽,之後也研究靈氣療法(Reiki),並成為一個素食主義者。接下來有一段五年的時光,我頻繁地往返泰國習得了能量治療、音樂治療、及水晶療法。之後又有八年的時間我不斷造訪秘魯,研究與學習當地的薩滿文化。 結束了這漫長而濃縮的靈修歷程後,我結合了所有的經驗與收穫,自己開創了屬於自己的能量療法,也就是所謂的靈療觀想 (Medicine Reading)。 靈療觀想可以是一對一或者團體的療程與靜修。來找我諮詢的人會向我敘述他的生活狀況,或是一些特別想釐清的事情。我會開始進行氣場的觀想,並告訴我從他身上所見的能量訊息,有時是一些隱性的潛力與才能,又或是一些在他前進的步伐上造成阻礙的要素。之後我們會一起進行一個小小的儀式,透過泡澡療程來淨化、安定能量。最後給他特別的回家功課,讓客人們可以自主成為自己的治療師(Be your own healer)。這個療程可以是本人親臨或是以Skype視訊來進行。對我來說,時間、空間都是相通而沒有分別的。我們的靈魂本就相連在同一個系統,所以就算是透過螢幕我也能夠藉著那隱性的連結來感知對方的能量狀態。 在我的空間Space by Mama Medicine裡頭,靈療觀想(Medicine Reading)可以說是這個治療空間的太陽,而其他空間內舉辦的討論活動或服務則是它的光芒。來找我的客人若能同時體驗其他附屬的活動,像是我們定期舉行的分享會(sharing circle),將會為個人的心靈治療帶來更好的成效。 妳的家庭與成長環境是否有助於妳進入這心靈修煉的領域? 其實我是在基督教的家庭環境下拉拔長大的,成長於康乃狄克州的林木中。我的祖父是半個印地安人,在我記憶中他經常對著鳥歌唱、與樹說話。用那樣天然的方式與大自然連結對他來說是十分理所當然的事,深深的啟發了我。不過在我12歲時,我的家庭發生了劇大改變,導致在12-17歲的青少年時間經歷了十分混亂的成長環境。連大學都也上不了的情況下,自立自強的生存守則與自給自足的責任感皆讓我深刻領悟到如何好好照顧自己與他人的需要。現在回過頭看,我非常感激那段和家人一起走過的黑暗時光。那些經歷最終教導了我如何更慈悲地待人。   在那段困難的時期,妳敏感的靈性能力是否有助於妳更加安定內心的狀態呢? 當時的我是極度想擺脫靈性能力,丟去自己過於敏感的感知力。在長達六年敏感又困難的時期,我時常藉由喝酒、抽麻、接觸迷幻藥等等藥品來麻痺自己。直至17歲末,有天我突然極度意識到自己不能夠這樣下去。我開始告訴自己要遠離酒精、遠離毒品、遠離這ㄧ切讓我偏離自己原有感受的東西。我開始欣然接受自己原生的能力,並開始有意識地運用這份能力來協助我自己。   去泰國和秘魯學習的契機是什麼呢? 我曾有一位朋友時不時地會造訪泰國,並且在那裡深入的居留。起初我也沒想特別多,只覺得自己若也能深度的認識泰國應該會蠻有趣的。停留在泰國的期間,我認識了一位做靈性治療的老師,並且跟她一拍即合。我現在所運用的音樂治療、能量治療、水晶療法等等技能都是她傳授給我的。有趣的是,能夠感知他人能量光譜的我,一般對於自稱靈療導師的人多半都抱持懷疑的態度。但是唯獨這位老師,莫名得讓我非常安心與信任。因此,我不由自主得不斷回去泰國向她學習更多治療的方法。 後來到我24歲時,我在布魯克林的威廉斯堡(Williamsburg)開了我第一間靈性治療與瑜伽中心。我輾轉得知一位來自秘魯的薩滿將來到紐約舉行一場儀式,於是我帶著想要幫忙的心情,提供他我的空間作為儀式活動的地點。薩滿一見到我便認出我同是靈性治療師的身份,並且建議我跟著他一起學習祕魯薩滿的治療方法,於是我的另一個修煉之旅就又這麼展開了。我和薩滿一起遊歷各地,花了大量的時間在他身邊臨摹他的工作,在八年間深入地專研薩滿文化的一切。在亞馬遜叢林中學習的期間,我感到非常的熟悉與親切。秘魯的薩滿們經常透過歌唱、吹口哨的方式與大自然對話,和我從小吸收的印地安祖父的習慣幾乎一模一樣。 *薩滿(Shamanism): 薩滿一詞來自於西伯利亞的通古斯語,意思為 “精神領袖” 或 “已昇華的人”。薩滿文化始於史前時代並且存在於亞洲、非洲,大洋洲和美洲等古老部落的自然傳統和宗教活動之中,一般具有預言、解夢、占星、祭司等能力。   靈療觀想中,相當知名的一部分是妳獨創的泡澡療法。可以告訴我們這背後的概念嗎? 你可以把泡澡療法看作是我先前所提到:成為自己的治療師(Be your own healer)的一種實踐方式。我最終都希望能鼓勵和啟發人們自主的治療自己,而不是向外索求。我認為沐浴與泡澡是所有人都非常熟悉又親近的行為,所以便創造了這種非常簡單而私密的療法。只要你誠心地的將意願和心念放在裡頭,這缸池水將可以提供你意想不到的治療與恢復效果。當客人來體驗靈療觀想時,我會依據個人的能量特質與狀態,列出符合他們特性的藥草、水晶、及天然鹽等成分,放在浴缸裡一起浸泡。客人們離開後可以持續用同樣的方式在家淨身治療。   許多靈性修練與治療都與天文、星象學、或月亮軌跡息息相關,妳的治療是否會參考這些宇宙的元素? 老實說,我並不太參考星象學。原因是我認為人的一生大概只有30%的部分是註定或安排好的,也許是依據你所誕辰的星座,也許是你生日對應到的塔羅牌占卜等等,但是仍有70%的部分是我們可掌握的,那就是我們的自由意志。我們應該問自己: “這是我所誕辰的星盤,這是我的命運。現在,我可以怎麼發揮它,怎麼打破它的框架?” 我們都很容易受到這些不同的命理科學所影響,但是,我更想強調的是人的自主力。我希望人們離開我的治療空間後,能自發性的感受到一股想要開創自己、掌握自己人生的自主力。但回到正題,確實星球之間會相互影響。像是我讀取氣場的能力在滿月時會特別強烈,反之新月時我的感知頻率就會相對安靜一些。   可否跟我們分享工作的一日是怎麼樣的呢?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日常習慣? 我每天都非常早起,在家人起床之前安排個人寧靜的冥想時間,或是多餘的時間做早晨運動。來到我位在蘇活區的治療空間Space by Mama Medicine以後,我喜歡慢條斯理的把空間打點好,我喜歡親手觸摸、清潔所有的石頭和器物們。一邊薰著鼠尾草,一邊把空間舊的氣場清除歸零,讓空間可以重新開啟、接收新的氣息。每個靈療觀想大約是1.25小時的療程,而我一天最多可以安排至四個療程。諮詢治療都結束以後,通常會接著某種活動或是團隊會議。在這之後我就直接回家,好好陪伴家人,享受做晚餐的時光,然後非常非常早睡。(笑) 以目前的狀態來說,是否有感覺生活與工作已達到一種平衡呢? 有的,近期可以說是有史以來第一次感受到這麼的平靜與平衡。我其實具有工作狂的特性,總是能量滿滿、蓄勢待發,所以常常工作過了頭 (笑說:我可憐的老公) 。今年五月時,我終於停下來重新檢視自己的工作行程,把自己的工作量固定調降為週一至週五,九點半至下午三點半。這個決定很快得為我帶來很好的影響。首先我身心都更加平衡了,我有更多時間好好照顧自己的內心,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的家庭也因此改變而受益,我的女兒很開心我再也不用週末去上班,可以在家陪伴她做一些美勞創作,或是一起烘培好吃的東西。   生活在資訊爆炸的現代,妳如何在科技泛濫使用下自處呢?有沒有什麼建議可以提供? 我喜歡把我的科技產品在晚上通通關機。睡覺時也會習慣把手機放在離床一段距離的地方,然後睡前的兩個小時都盡可能不去看任何的螢幕,好讓最重要的睡眠時間可以更加安穩,能量也能好好達到更新的效果。起床時,也儘可能兩個小時後再開始接觸電子螢幕。我想,最重要的是自我約束、自我管理吧。科技上癮這件事就如同抽煙一樣,不知不覺就很難戒掉。儘管現在人們還未普遍、確切地意識到長期觀看螢幕的負面影響,但它對人體的傷害絕對不容小覷。所幸現在我們都對於科技過量使用有些警覺了,所以一定要提醒自己多往室外走走,多在自然光下看東西,多將自己環繞在大自然環境中。 對了,如果因為手機設定鬧鐘而不能在晚上關機的話,至少把手機設定為飛航模式!   生活在紐約這個城市是如何影響妳及妳的專業呢? 紐約是相當特別的地方,它有著非常有趣的能量磁場,因為這城市其實是建造在許多石英、水晶礦石之上的。也因為這樣,這座城市有著某種能量放大的效果。若你是個開創性的人,那麼生活在紐約會讓你創意源源不絕。若你處在壓力的狀態下,那麼生活在紐約絕對會讓你對壓力的感受更加強烈。 我從小就對紐約充滿嚮往,知道自己有朝一日會在這兒定居。在紐約長居的期間,總會有三番兩次想過要搬離這裡,但每次總是會被這城市吸引回來。我女兒剛出生時,我和老公協議要搬去祕魯待幾年。結果才剛搬過去三個月,我們又改變主意搬回了紐約。現在呢,我已經和紐約和平共處。我非常感恩這個城市所教給我的功課和愛。同時,我也深刻感受到我的靈性治療專業在這裡備受需要。我提供的服務幫助人們找回內心平衡、冷靜、和安詳,這也是為什麼我會選擇在最繁榮熱鬧的蘇活區開店。   在紐約總會遇到形形色色的客人。在人群之中,哪一種特質最吸引妳呢? 慈悲心。發現人們心中的慈悲心會讓我非常歡喜。我自己也非常喜歡幫助人們將慈悲心用在自己,還有周遭所有的人、事、物上。   當妳自己面臨困難或負面情緒時,會做什麼特別的個人療法嗎? 我有這些獨特的水晶頌缽,當我需要時我會藉由它們來幫助整理自己的能量狀態。他們對我來說極有幫助,每次使用頌缽時都會得到一種除舊更新的感受。 如果客人身處低潮或不安,在他們缺乏自信時,妳會提供什麼樣的建言呢? 我沒有標準答案,一切都以我當下眼前的人,及他所遭遇的狀況來做相對的建議。但基本上,我都會跟客人提到,盡可能不要把自己長時的關在室內、盯著螢幕,而是要多往外走,走向溪水森林。當遇到人狀態不好時,我都會請他反問自己是否有花足夠的時間待在戶外。   喜歡閱讀什麼樣的讀物? 我非常喜歡讀詩,尤其是哈飛茲(Hafiz)及魯米(Rumi)的詩集。 他們的書寫實在太美麗了。我經常在閱讀中找到共鳴,好像那些話是直指著我的靈魂說的!   有沒有任何一句話或名言讓妳深受啟發? 在魯米的日出的紅寶石詩篇中,有這麼一段我非常喜歡: “ 鍛鍊你自己   繼續挖掘你的井   別去設想停下手上的工作   水源就在不遠之處   不要鬆懈每天日常的修煉   你的忠誠即是那大門上的叩環   繼續不斷地叩門   門後等待的歡愉最終會前來開門   看看是哪位貴客來訪了”   在過去妳的閱讀中,有沒有哪一個書中人物令妳覺得刻畫得像妳呢? 絕對是哈利波特!還有系列小說異鄉人(Outlander)中的女主角Claire也會讓我聯想到自己。她非常相信自己直覺,像是不曉得自己真實身份的魔女,還未發現自己隱藏的潛力與命運。 若妳是個顏色,會是什麼呢? 靛藍色!我會是帶有一點紫色的靛藍色。   有沒有什麼心中預期的目標或新計畫可與我們分享呢? 個人來說,我希望自己可以更持續、更頻繁得往大自然走。工作上,目前我正在準備出書。   知道妳是一位喜愛戴首飾的人,也知道妳對於各類的寶石、礦石都相當熟悉。有沒有哪種材質是妳特別喜歡佩戴的呢? 一般來說,我不會特別傾向那一種寶石,但當我接觸一塊首飾材質時,我會去留意它的來源與歷史而自己會有所不同感受。現在我特別受金飾的吸引,我覺得黃金、K金都有某種保護、護身的作用,那讓我在佩戴時感到格外安心。   最後,妳期望自己帶給大眾留下什麼印象呢? 我希望自己可以被看作是一個努力堅持,致力於分享、散播愛的人。 我們往往會被社會周遭五光十色的價值觀所影響而和原有的自我本質失聯。我們從Deborah從容美麗的笑容感受她由內散發而出的滿足感與和平,如此豐沛而無缺。只要真心誠意地審視內心, 就能自己開啟相輔相成的自癒能力。Deborah和她的空間Space by...

文字 Crystal Cheng/Chang Chang   / 攝影 Chaunte Vaughn 身體作為一個承載我們靈魂的容器和其重要,但要如何不消耗而是正面發揮身體的最大潛能呢?律動藝術家Julia 在生命中透過不同的實驗與實踐,已探索出她的答案。多才多藝的Julia在身體藝術上有著非常豐富的展現,透過律動、舞蹈、教育及演戲來貫徹她的生命熱忱與思想,一路走來都不變初衷地喚醒大眾找回身心內在的親密關係。 五月的紐約春正暖,我們在Julia難得的休息日聆聽她精彩的人生故事,除了欽佩她如何身體力行,將理念實踐於工作與生活,更從她殷切的分享中看到她對女性身份及社會議題,無與倫比的關心。身體是心靈的一片明鏡,而Julia鏡面閃爍的光芒將持續點亮更多治癒的力量。   可以與我們分享一下你的成長背景嗎? 我成長於一個位在科羅拉多州,以滑雪勝地聞名、依山傍水的小鎮Telluride,從小在一個充滿藝術影響的家庭環境裡長大。我已過世的父親是一名作家,我們舉家從奧克拉荷馬州搬到科羅拉多的主因是因為父親身體的病痛,讓他決定晚年在嚮往的河邊生活中度過。父親一面對抗癌症,一面從事他熱愛的飛蠅釣魚 (fly fishing),就這麼持續多活了14年。他時常說是釣魚救了他一命。我的母親則是住在小鎮比較熱鬧的中心,於是我也時常往那裡跑,參加合唱團、學大提琴以及開始上舞蹈表演相關的課程。我的雙親在我與姊姊身上無私地灌輸許多藝術養分,像我姊姊就是一名多才多藝的作曲人、詩人及編織藝術家,聰明的她甚至設計了一套軟體協助她在紡織機上排列圖騰!   如何展開紐約的表演生涯? 從小在小鎮長大,我的內心深處總是有個強烈的念頭要往大城市闖一闖,紐約對兒時的我來說就像是宇宙的中心一樣。一直以來我都曉得自己會成為某種形式的表演者,雖然也有一小段時間想像過自己會從事作曲,不過從未對自己未來的方向感到一片空白過。對我來說選擇紐約是再自然不過的,因為我一直都把它看作是劇場及表演藝術的麥加。我進入紐約大學就讀,在一個獨立的學習計畫裡,學生可以針對自己的需求,自由的選修和建構自己的科目。當時我選擇了性別理論、女權理論還有表演藝術學論作為研究科系,以探索女性長久以來的角色定位及發展,無論從社會結構中、戲劇影視裡、到歷史有名的女性形象 (伊麗莎白一世、埃及艷后等等),也研究人們是如何建構自身對於女性定位的認知。在學研究的期間,我一邊就讀表演專門學院,在Maggie Flanigan的教導下接受專業的邁斯納表演訓練 (Meisner Technique)。你可以想像我同時在一個非常耗費腦力的研究學程裡,以及一個非常激烈、情緒引導的表演技巧裡學了整整兩年,而這門技法的作用就是將人徹底剖析,讓內心的性情延展至各種極限。邁斯納技巧與其他必須仰賴個人經驗的技巧的不同之處是它的效力全來自想像,透過想像和幻想將自己的精神、心靈、感受誠實的揭開,是我相當喜歡的方式。我在學院裡也拿了一門訓練身體律動的技巧 ─ Williamson Technique ,儘管我所學的技法是經過我的導師消化修改後的版本,但習得這門技巧可以說是完全改變了我一生。我從小就與身體有著非常親密的連結,無論經由運動、舞蹈,或是一個我曾經學習的日本古老療法 ─ 仁神術 (Jin Shin Jyutsu),一個透過雙手觸碰進行治療的療法...

文字、攝影:梁大文 成長於日本、求學紐約,移居台北七年的花藝師嶺貴子,從小在不同文化混合下成長,滋養著她對大自然與藝術的興趣、對事業與獨立的追求。2011年機緣把她帶到台灣,在探索台灣新生活與大自然的日子裡,她經常就地取材,憑直覺融合東西方的藝術與美感帶來優雅脫俗的花藝設計,更讓我們重新看見台灣花草的精彩與多變。生活裡總是被家庭與工作佔據,她卻懂得在尋常事物裡找到快樂,讓花草改變環境,讓香氣提升心情。我們來到嶺貴子的新開幕的Salon Flowers,在一片春日清新的色調與氣味間,一窺大自然、藝術與閱讀,還有尋常的生活瑣事,怎樣鍛練出她創作裡始終如一、毫不造作的自然美。   可以告訴我們妳成長的文化與背景嗎? 我成長於一個不太典型的日本家庭,在印尼進出人公司工作的爺爺娶了印尼裔的奶奶,爸爸是日本與印尼混血兒,這在當時的社會很罕見。奶奶以前是爺爺公司的秘書,她的家鄉美娜多當年被荷蘭統治,她擁有1/4的荷蘭血統,也懂得荷蘭語、英文,思考很國際化。當他們結婚回到九州這個重男輕女的地方,身為女人的奶奶生活過得特別苦,於是他們搬去東京在當時的美軍總部尋找工作機會,最初她在電報中心工作並養起全家。很快她便開了全日本首家印尼餐廳,一直到她過世前她都照顧著全家人。 我一直覺得自己深受她的影響,她很有生意頭腦,想法很前衛。當年她甚至有回到印尼開設首家日本餐廳,我爸爸高中畢業後會一個人繼續打理東京的餐廳。我在這個特別家庭成長,並且一直在女校讀書。那時候我以為自己夢想成為一位幼教老師,並結婚生子。直到我到幼兒園實習,我才發現自己一點也不喜歡這份工作,當時我很迷惘,想著很喜歡畫畫的我也許可以試試插畫工作,然後有一位朋友鼓勵我到紐約修讀藝術,很幸運我家人都很支持我。不過當年的紐約其實充滿歧視也很少亞洲學生,我學習一個人在新的世界生活。   從日本到紐約,這些文化差異怎樣影響著你? 在紐約的頭兩年真的很辛苦,紐約人都很冷漠,我不習慣與男孩子一起上課,英文又不太好,受到很多衝擊,但慢慢也學會如何自處,享受一個人的時光。因為我發現紐約的人很享受獨處的時光,我會閱讀或去免費的博物館打發時間。一個人的時候,一切都變得簡單,我在這些大學同學身上看到生活其實可以很簡單,他們擁有不多,但卻很清楚自己的志向,就算只是一本書或一個蘋果,他們也可以享受一天並且很快樂。   你為什麼會想成為一位花藝師? 在紐約畢業後,我在一家櫥窗設計公司工作,但我不太喜歡每天都被假花、塑料裝飾包圍的感覺,於是我回到日本。那時候我的朋友剛好開了一家花店我便在那裡開始工作。從小我就被很多植物圍繞,我還記得老家門前就有一家很繽紛的花店,很喜歡花朵是有季節性且充滿獨特氣味的。後來我到了一家日本進口法國生活家品的店鋪HP France擔任花藝師,這家結合時尚與生活的店也許是日本最早期的選貨店,他們總是會請一些富有個性的員工來經營不同分店。後來我得到一個新複合式店鋪的採購工作機會, 我開始頻繁出差到法國看展、拜訪工廠,但過了一段時間,我發現這工作一直都是跟時尚潮流而走,我感到有點疲乏,然後我也結婚生了女兒,便成為了一位獨立的花藝師。 你為何會決定移居台北並展開新的生活與事業? 我其實從來沒想過移居台北的,在日本311地震後,大家都很緊繃,那時候我們想說帶三歲的女兒來台北放假,順便替女兒找找不一樣的學校。我們拜訪了一些學校後便覺得讓女兒在台北學習不同語言會很不錯,於是我們就決定搬來這裡讓她讀書了。我也拜訪了這裡的花市,發現台灣有很多有趣的在地植物,反正台北與東京很近,我便覺得我可以在這裡發展我的事業同時照顧女兒。不知不覺現在已經七年。 對我來說,有自己的工作很重要,我一直希望工作而不是只是一位母親。在台灣我感到很自在,我可以做自己。在日本我們時常很在意別人怎樣看你。對我來說,台灣的氣氛更適合教育我的孩子,加上台北實在很方便,我不用花太多時間在交通接送上,時間掌握也更好。   你會如何形容自己? 我是一個很好奇的人,很喜歡與不同人接觸。我也很直接,會表達自己的想要或不想要。   你如何尋找創作靈感以及新的風格? 我很喜歡混合不同文化,像我會將台灣植物與西式花藝結合,在我腦中一直有很多不同文化的混在一起。我亦很欣賞中國與日本傳統文化,很喜歡有彈性地混合兩者。 我經常去古董市集尋找老東西,舊物總是能激發我的靈感。另一方面我喜歡慢慢的、安靜的事物。像靜靜地參觀美術館欣賞不同畫作的顏色,我也會讀很多不同的藝術書刊。 你的一天是怎樣的? 我大概早上5:30便會起床,在7點便會送女兒上學。有時候順路會去陽明山的農場找當季植物,或者去北投一個小市場買一直花器。大概下午3點我便會結束工作,接女兒下課然後一起煮晚飯。大概晚上10點我便會睡覺。很像農夫的作息哈哈,我一直以來都是晨型人。晚型人都愛看電影,我沒有很愛看。   你對美的定義是?美麗的要素是什麼? 你喜歡怎樣的打扮與風格? 美麗的定義會隨年紀而改變。我覺得原始自然的形態是很美的,亦很喜歡簡單的風格。如果就女性的打扮來說,我不喜歡太多的化妝與造型。我很重視內在美,要保持自己、相信自己,不受外在影響是很重要的。 不同季節我也會有不同的打扮,但大多時間也是很簡潔。有時太悶了便會想穿得繽紛一點。我很喜歡珠寶能讓我感到與別不同,帶出個性與品味。而且它可以戴很久很久。當我看到一個人身上的珠寶,你很容易看出他是一位怎樣的人。雖然有時候珠寶也很微妙,是身份地位的象徵。   但要保持自己、堅守信念是很困難的,如果你感到不安或不確定的時候,你會做什麼? 其實每天我都面對這樣的情況,雖然慢慢有在改善,但日常的經驗總會累積信心,我會嘗試一步一步持續把事情做好。我每天也會重覆做一些簡單的事,像針織、家事、園藝等。有時候如果你不知道怎樣好,只好等待一下,這些簡單事情會填滿你的心神,有教你沉靜下來的效果。我總喜歡把開始了事情做完成,我情願持續工作也不想去抱怨。   你如何平衡生活與工作,以及你與家人朋友的關係? 作為母親、太太以及老闆,這其實真的很難。但我會試著享受不同角色並尋找平衡。我想我最主要的工作還是一位母親,我的女兒是最首要的。我從來沒有請保姆,所以當我工作太忙我的女兒就會沒耐性,但我會試著請她跟我一起,跟小孩一起合作也是一種教育。我也想讓她被植物包圍並發揮創意。雖然她會抱怨但她也理解我的情況,現在我也順其自然,一切也自然地平衡。   什麼樣的人會吸引你?什麼樣的創作會吸引你呢? 我一直很喜歡法國女神Jane Birkin,美國童書插畫家Tasha Tudor也是我的靈感繆斯。她有很獨特的個性,一生持續做相同的工作。她享受獨處、喜歡家務事,親手種出自己的花園,與植物相伴數十年,為大家帶來快樂愉悅。我很欣賞她的工作與生活方式。 我也很喜歡抽象藝術,像莫內、馬克·羅斯科的作品。我喜歡不太清晰的事物與顏色。法國女性藝術家Annette Messager的作品也很啟發我,她的裝置雕塑總是在顏色、夢境與記憶裡遊走,很有啟發性。   在這個訊息快速流轉的世代裡,你會閱讀什麼文章或對什麼類型的文字有興趣?你喜歡閱讀嗎?享受獨處嗎? 我不太在網上看文章。那很像時尚教人很累。我一直都希望大家用少一點網路回到真實的接觸,我們總愛網上分享,卻忘記享受當下。大家都上了癮,但我們不能因而忘記生命裡重要的事。 工作時我經常跟很多人接觸,所以我很需要獨處的時間。這也是為什麼我很早起,我會自己一個人去咖啡店。我很喜歡閱讀日本傳統文學像川端康成的作品。我喜歡美麗但又有點怪異的故事,像影響我很多的《惡童日記》便是很美麗但又有點恐怖。 什麼東西能讓你進入寧靜的思考? 我會到山上。在家裡的話,沐浴的時間對我來說也很重要,我會用上我喜歡的精油、蠟蠋還有讀一本書。   如果能離開現在所處之地,哪裡(城市或地點)能讓你歇息暫停呢? 摩洛哥。我對這地方混合了西班牙與非洲文化很有興趣,那裡也有很多獨特的植物與花卉。我很喜歡拜訪有獨特植物的地方。   要持續去做一件事是最困難的,你會建議怎麼找到相信⾃己的價值並持續去執行? 我從小就相信自己的第六感,做每一件事我都會跟著自己的第六感。   你怎樣決定一件作品已經完成呢? 我經常一直調整,直至連自己也願意掏錢出來買。我傾向少一點設計,更著重花與植物的原本樣貌。如果花弄得很不自然,我便會調整。人類唯一可以控制的,只是花器。所以我的工作很重要的一部分是尋找好的器皿。我也會儘量讓植物即使乾了也能很好看。 不過我並不是一個模仿別人風格的花藝師,我希望別人喜歡我的設計,我也沒興趣擴大我的業務,我只希望人們來買花,會讓別人或自己開心一點點。   你的下一步是什麼?可以跟我們分享你新開的店Salon Flowers嗎? 我想開設自己的店其中一個原因,是我想透過一個空間去分享我的想法。我希望鼓勵大家不分節日來買季節性的花與植物,即使是一朵花也好。有時候幾朵花能治癒你忙碌的生活,或者迷迭香的香氣能讓你感到不一樣。植物能為家居帶來改變,即使你看著花兒枯萎,也仍然可以很美。我希望能慢慢讓大家建立習慣,在店裡我們會教導大家怎樣照顧植物,而不是叫大家隨便就買新的一棵。理想的Salon Flowers就如街角的麵包店,融入我們日常生活裡。我們也會舉行不同的工作坊如書法、針織等等,都是一些能豐富生活的小事情。 走入伊通公園的ㄧ隅,Salon by Takako Mine投射出嶺貴子的生活美學,在季節鮮花與植栽包圍的空間裡頭藉由課程體驗, 讓人們在繁忙日程裡仍能在心中開花。台北街頭能有此景,足足為城市添上ㄧ筆美麗鮮豔的標記。       相關資訊 Salon By Takako Mine Official Site  本採訪全系列首飾皆來自於張張當代珠寶首飾,更多細節請 點此  ...

文字、攝影:梁大文 異鄉人的故事總是教人好奇,尤其描述的是一位日本女子跨越文化遷至台灣建立家庭事業的際遇。生於神戶的向原綠(Midori) 大學畢業後嫁來台灣,在與異文化碰撞及相融之間,以及扮演好妻子、母親及老闆等多重角色之間,Midori仍保守那原始的自我領地,淬煉出女性特有的堅毅溫柔。 2012年作為自我延伸開了選貨店「富錦樹355」,為靜謐的民生社區帶來不一樣旳眼光,賦予新的風格與美感,過程盡是奇妙、勇氣、膽量還有各種辛苦的跨越。來台11年,時間像飛一般的流過,Midori活得充盈,熱愛現在的生活與事業。在一個和煦的冬日下午,我們與臉上總是掛著真摯笑容的Midori在富錦街綠樹下,聊聊成就現在她自信優雅的種種經歷,以及如何學習擁抱不完美的美。   可以告訴我們妳成長的文化與背景嗎? 我出生於日本神戶這個有山與海的貿易港口,神戶是個很多西方文化建築、文化交匯的地方,有很多特色小店及各種風格的雜貨衣服。我從小就很喜歡衣服,對美麗事物極有興趣,應該是受我媽媽影響吧。她不是典型的美人兒,也不懂名牌,但卻很知道怎樣的穿搭適合自己,有時候簡單拿爸爸的大襯衫來穿,換一下穿法,扣子改一下就穿出自己的風格。媽媽也很愛園藝,會因應季節而將門口的植物替換,收集不同器皿來搭配植物,是個很懂生活的人。從小累積接觸,媽媽的習慣也漸漸變成我的習慣。 記得高中的時候我想跟同學們一樣買名牌,問媽媽可不可以,她回答我:「現在這個東西你還配不上,未來你自己有能力才去買。」我開始意識,比起跟著潮流追隨品牌,其實只要找到自己的風格,就算白襯衫牛仔褲也可以很美。到現在,名牌雖然也有注意喜歡的,但比較是看穿搭顏色以及所呈現女性的樣貌,像是靈感來源。   從你成長的城市神戶到東京再移居台北,生活上的轉變對你有什麼影響? 我在神戶唸書到高中,後來到東京唸大學四年,主修比較文化(Comparative Culturology),那是一個很有趣而且美式教育的學系,班上大多都是外國回來的日本人。可能因為同學都不是傳統的日本人,畢業後都在世界各地自由奔走,於是我也覺得換個環境生活會很有趣,2007年畢業後我就結婚搬來台灣了。Jay(Midori的丈夫、富錦樹集團創辦人)一直有很明確創業的想法,受他影響之下自己也想做有挑戰性且富創意的事。剛來台灣沒多久我便去上課學中文,學生的生活久了便有點乏味,於是進了日商公司工作直到懷孕生小孩,成為家庭主婦。這段過程中其實蠻鬱悶的,很年輕就進入家庭生活而沒有工作,受過的教育背景跟才能沒機會學以致用,所以會不時的感到迷失、找不到自身的位置。慢慢地因為經常要在台灣買禮物回日本,卻總是只有茶葉鳳梨酥,便開始想把台灣的好東西介紹給大家。台北有高貴的名品店,也有很樸實的可愛小店,但沒有中間值,落差很大,激發了我的慾望去開一間平衡兩者的店舖。剛好我們住在富錦街這個很棒的街區,便開始了很單純的想法,開一間跟美麗環境融合的選貨店。 Fujin Tree 355這家選物店的風格是你的個性呈現嗎?這些年來,你是怎樣尋找、發展並奠定出自己的風格?成立店鋪這些年來,當中有什麼轉變? 現在終於算是。店裡的東西有一個keyword就是「舒服」,最初我挑了一些讓人感覺放鬆的衣飾,或許是色調材質的關係,經常被形容為自然系森林系,反而讓我開始自我懷疑,不想被這樣形容與看待。於是開始對品牌呈現有點迷失,也對自己所選的物品有所遲疑,開始去蕪存菁、調整選貨標準後漸漸改變很多。以前只要朋友拜託寄賣,我就容易心軟接受,到現在已經懂得說不,而近兩年我才真正有自信說這是屬於我的店。我的選貨都是摩登、都會的,是材質品質都很要求的,即使寬鬆舒服的衣服,也可以浪漫、可以帥氣。這裡的衣飾是中性的,能讓客人試著突破自己,依自己的詮釋自豎風格,我不想這間店被categorize成什麼系。   你對美的定義是什麼?你選的貨裡,有著這些美麗定義嗎? 如果是人的話:我覺得有吸引力或美麗的人有兩種,一是擁有很自然開心笑容的,另一種是不完美的人。像我選的店員,我不會選很漂亮、化妝很完整的女生,反而是選擇我覺得可以再雕琢,再變得更好的。也許是一種raw的感覺,當她多接觸美的事物後更能轉化為自己獨有的漂亮。我對完美沒有興趣,不完美的美,更吸引我。   你現在是選貨店店主,還是兩個小孩的母親,兼顧兩職的身份,對你來說難度在那裡?一路走來,有什麼挑戰?最大的滿足感在哪裡? 要平衡一切真的很難,我好像一直沒找到答案,剛開店時很多事情,那時兒子3歲也很需要我。我常要把他放在店裡工作,孩子也會一直很活潑吵鬧,很難在重疊的工作與生活中平靜。但後來痛苦都過去了,慢慢學會去求救,放手給別人幫忙,不堅持追求完美,也提醒自己不一定要做完美的媽媽。像有時我會跟兒子講,媽媽今天好累不想煮飯啊~我們就買外帶解決,還好台灣飲食很方便。現在的生活繁忙,日子過得飛快,但那種累並非負面而是充實的,我覺得作為媽媽還是需要有喜歡做的事,但最終還是看你想要追求什麼價值。   那你如何平衡生活與⼯作? 生活還是家庭跟工作為主,目前我還蠻滿意現狀的。我想我跟Jay很像,很活躍,停不下來。我們都認為人生很短,所以想做就做,而且可以更戲劇性一點,我不喜歡有想法但不去執行,一直批評人家的人。付諸行動很重要,我喜歡與正面積極的人在一起。   生活如此忙碌,你可以描述一下ㄧ⽇的作息與生活節奏嗎? 我每天都大概7:00前起床,叫兒子起床然後做早餐,7:30就把兒子送出去,再到妹妹吃早餐8:30上學,小孩安頓好我才開始準備出門上班。我很幸運無論辦公室或小孩學校都離家很近,通常9:30我便會買咖啡去辦公室,現在我參與更多富錦樹集團的核心經營,工作項目更廣更多,比較少親自在店裡。通常下午4:25我就要立刻收東西去接小孩,然後準備晚餐,讓他們9:30睡覺,沒跟小孩睡著的話,10:00後我才會有一點私人的時間。 你會如何形容⾃己? 我想我是正面、獨立的人。我很相信自己的直覺,就算一開始或許會反覆不確定,但比起跟別人討論我更選擇相信自己的感覺。   你希望透過自身以及你的空間傳遞什麼的精神或想法呢? 我的空間,不管是商品還是氣氛,都是希望能帶給客人很多啟發的。我很喜歡「inspiration」這個字,To inspire,應該就是我想傳遞的精神。   相信⾃己、堅持自我並不容易,當不確定感強烈時,或處於低潮時你會? 最簡單就是走路散步看看天空,我會把視線拉高一點,下班很累的時候剛好太陽下山就可以欣賞日落。台北的的日落很美,走在富錦街的回家路上,看到天空便會放鬆,深呼吸一口氣就接受了,也深覺一切都沒有那麼難。 有時候出差也是一個switch off,到日本出差可以很專心也可以很refresh;也有時候我也會叫老公早一點回家,換我出去跟朋友喝酒聊天,哈哈。   你喜歡怎樣的打扮? 我很喜歡收集布料,家裡有一大堆布織品,喜歡以不同布料材質跟vintage搭配在一起,我想是受媽媽影響吧。不過每天想穿的衣服都不太一樣,有時也會思考搭配很久,但最終還是舒服自在最重要。   什麼樣的東西會吸引你? 我發現自己很著迷於手做且獨一無二的東西,像是店裡品牌DOSA的包包,是把非洲vintage布料拼製而成,每個都不一樣、不可複製,only one的特質特別吸引我。   在資訊這麼密集與快速的世代,你會閱讀網上的東西嗎? 看文章的話我還是喜歡紙本,網路比較常看IG,主要是它很方便,可以很快地涉略大量又多樣的影像跟搭配等。透過IG也可以update合作設計師的近況,用私訊直接聯絡。   你喜歡閱讀嗎?最近在讀什麼書? 我喜歡閱讀紙本,小說、攝影集、商業書都會看,最近看了石黑一雄的小說《The Buried Giant》,一直很喜歡石黒一雄小說裡,時代背景上所描述的人物、歷史、文化、真實、不真實,人性的殘酷面跟美麗面,這些絕妙的關聯性,讓人越讀越深陷他的小說世界裡。即使小說很長,但他的文字就是跟我個人喜好很契合。小說還有很多他想傳達的強烈訊息,讓我讀完後就會進入一個平靜思考跟想像的透明空間,這時候通常思緒會變得很清楚,我很喜歡這種只想一件事情的時光。 記得大學時認識《Never Let Me Go》,當時覺得英文版太難,所以偷偷讀日文翻譯版,但我對這一本的印象很深刻,讀完這一本後便繼續讀了他其他的作品。去年他得了諾貝爾文學獎,在書店再次看到他的書,再次挑起好奇所以隨意選了《The Buried Giant》,我買書跟選東西一樣很快,看書名心動或被吸引就會買呢。   有沒有哪本書裡的人物刻畫最像你? 嗯…我想到的是宮崎駿動畫《魔女宅急便》裡的Kiki,她13歲一個人飛去陌生的大城市闖蕩,很嚮往新生活也很勇敢,是我非常喜愛的角色,甚至女兒出生時還有把她命名為Kiki的念頭。我最近才跟小孩一起重看一遍,動畫裡有一段媽媽在kiki出發前對女兒講的:「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保持笑容。」這句話一直印記在我心裡,感同身受笑容所能帶來的感染力及魅力。 獨處的時候你會喜歡做什麼? 早上喝咖啡,晚上喝小酒。等到小孩睡著了我會倒一杯紅酒,點起喜歡的木質地蠟蠋,然後看電影放鬆。   如果能離開現在所處之地,哪裡最能讓你歇息暫停呢? 想去海很漂亮的地方,但絕對不是日本哈哈我太常去。應該是沒去過的小島,我喜歡泡在在水裡面很舒服很放鬆的感覺。(Midori小時候曾長時間學習水上芭蕾)   你會用什麼顏色形容自己? 我名字有綠(midori是綠之意)我想應該是綠中帶紅的顏色,紅色代表著熱情。   2018年又有什麼想法與計畫嗎? 店裡跟公司都有很多新project與展覽在發酵誕生,值得期待!我自己則是希望多花時間做料理,至少一星期一次花時間好好做菜給小朋友與家人吃,也想要接觸享受大自然,也許是露營,總之是山跟海的環境。 圓融又低調的Midori 總是帶著笑容看待身邊事物,結合隨和的態度與正面的積極性,深入感染著周邊的人。 富錦樹355承襲她的精神,不僅僅為民生社區,更為台北帶入更多精彩於你我之中。       相關資訊 Fujin Tree Official Site  本採訪全系列首飾皆來自於張張當代珠寶首飾,更多細節請 點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