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borah Hanekamp

Spiritual Healer

Deborah Hanekamp

文字 Crystal Cheng/Chang Chang   / 攝影 Chaunte Vaughn

ㄧ個純白潔淨的綠意空間內,映入眼簾的是各式水晶,藥草礦物,以及各種帶有神秘奇幻色彩的頌缽物件。第一印象很難聯想這地方不是個隱密的spa會所,實質上則是靈性治療師Deborah的諮詢與治療空間。被Vogue和紐約時報等知名媒體譽為最受時尚人士喜愛的靈性治療師,Deborah從小就有著與眾不同的天賦與美感,能夠直接讀取人身上的能量光譜,進而提供其所需的心靈諮詢與治療。我們在親自接觸Deborah後,無不被她舉手投足間的柔美與優雅氣質所吸引。

Deborah安穩脫俗的美麗背後,其實是條深刻的自我修煉之路。在經歷許多路途的崎嶇後,終究在深度學習與尋找靈性中找到內在的安定,並且繼續帶著愛與這股自然能力去協助更多暫失方向的內在靈魂。Medicine ReadingDeborah原創的一套結合靈性治療和自然美學的療法。讓我們隨著她所擴散的正能量,一同遇見Deborah生命中另一種洞察自我的方式。

 

可以與我們介紹一下自己以及妳的專業嗎?

我叫做Deborah Hanekamp。自有記憶以來,我就一直有著能夠讀取他人光譜的能力,也就是人體周圍顯現的各種顏色、形狀的能量場。我也因這個能力成為了一個富有神秘色彩的人。當我17歲時,我就下定決心要深耕於心靈修煉的領域。我開始自主學習冥想、做瑜伽,之後也研究靈氣療法(Reiki),並成為一個素食主義者。接下來有一段五年的時光,我頻繁地往返泰國習得了能量治療、音樂治療、及水晶療法。之後又有八年的時間我不斷造訪秘魯,研究與學習當地的薩滿文化。 結束了這漫長而濃縮的靈修歷程後,我結合了所有的經驗與收穫,自己開創了屬於自己的能量療法,也就是所謂的靈療觀想 (Medicine Reading)

靈療觀想可以是一對一或者團體的療程與靜修。來找我諮詢的人會向我敘述他的生活狀況,或是一些特別想釐清的事情。我會開始進行氣場的觀想,並告訴我從他身上所見的能量訊息,有時是一些隱性的潛力與才能,又或是一些在他前進的步伐上造成阻礙的要素。之後我們會一起進行一個小小的儀式,透過泡澡療程來淨化、安定能量。最後給他特別的回家功課,讓客人們可以自主成為自己的治療師(Be your own healer)。這個療程可以是本人親臨或是以Skype視訊來進行。對我來說,時間、空間都是相通而沒有分別的。我們的靈魂本就相連在同一個系統,所以就算是透過螢幕我也能夠藉著那隱性的連結來感知對方的能量狀態。

在我的空間Space by Mama Medicine裡頭,靈療觀想(Medicine Reading)可以說是這個治療空間的太陽,而其他空間內舉辦的討論活動或服務則是它的光芒。來找我的客人若能同時體驗其他附屬的活動,像是我們定期舉行的分享會(sharing circle),將會為個人的心靈治療帶來更好的成效。

妳的家庭與成長環境是否有助於妳進入這心靈修煉的領域?

其實我是在基督教的家庭環境下拉拔長大的,成長於康乃狄克州的林木中。我的祖父是半個印地安人,在我記憶中他經常對著鳥歌唱、與樹說話。用那樣天然的方式與大自然連結對他來說是十分理所當然的事,深深的啟發了我。不過在我12歲時,我的家庭發生了劇大改變,導致在12-17歲的青少年時間經歷了十分混亂的成長環境。連大學都也上不了的情況下,自立自強的生存守則與自給自足的責任感皆讓我深刻領悟到如何好好照顧自己與他人的需要。現在回過頭看,我非常感激那段和家人一起走過的黑暗時光。那些經歷最終教導了我如何更慈悲地待人。

 

在那段困難的時期,妳敏感的靈性能力是否有助於妳更加安定內心的狀態呢?

當時的我是極度想擺脫靈性能力,丟去自己過於敏感的感知力。在長達六年敏感又困難的時期,我時常藉由喝酒、抽麻、接觸迷幻藥等等藥品來麻痺自己。直至17歲末,有天我突然極度意識到自己不能夠這樣下去。我開始告訴自己要遠離酒精、遠離毒品、遠離這ㄧ切讓我偏離自己原有感受的東西。我開始欣然接受自己原生的能力,並開始有意識地運用這份能力來協助我自己。

 

去泰國和秘魯學習的契機是什麼呢?

我曾有一位朋友時不時地會造訪泰國,並且在那裡深入的居留。起初我也沒想特別多,只覺得自己若也能深度的認識泰國應該會蠻有趣的。停留在泰國的期間,我認識了一位做靈性治療的老師,並且跟她一拍即合。我現在所運用的音樂治療、能量治療、水晶療法等等技能都是她傳授給我的。有趣的是,能夠感知他人能量光譜的我,一般對於自稱靈療導師的人多半都抱持懷疑的態度。但是唯獨這位老師,莫名得讓我非常安心與信任。因此,我不由自主得不斷回去泰國向她學習更多治療的方法。

後來到我24歲時,我在布魯克林的威廉斯堡(Williamsburg)開了我第一間靈性治療與瑜伽中心。我輾轉得知一位來自秘魯的薩滿將來到紐約舉行一場儀式,於是我帶著想要幫忙的心情,提供他我的空間作為儀式活動的地點。薩滿一見到我便認出我同是靈性治療師的身份,並且建議我跟著他一起學習祕魯薩滿的治療方法,於是我的另一個修煉之旅就又這麼展開了。我和薩滿一起遊歷各地,花了大量的時間在他身邊臨摹他的工作,在八年間深入地專研薩滿文化的一切。在亞馬遜叢林中學習的期間,我感到非常的熟悉與親切。秘魯的薩滿們經常透過歌唱、吹口哨的方式與大自然對話,和我從小吸收的印地安祖父的習慣幾乎一模一樣。

*薩滿(Shamanism): 薩滿一詞來自於西伯利亞的通古斯語,意思為精神領袖已昇華的人。薩滿文化始於史前時代並且存在於亞洲、非洲,大洋洲和美洲等古老部落的自然傳統和宗教活動之中,一般具有預言、解夢、占星、祭司等能力。

 

靈療觀想中,相當知名的一部分是妳獨創的泡澡療法。可以告訴我們這背後的概念嗎?

你可以把泡澡療法看作是我先前所提到:成為自己的治療師(Be your own healer)的一種實踐方式。我最終都希望能鼓勵和啟發人們自主的治療自己,而不是向外索求。我認為沐浴與泡澡是所有人都非常熟悉又親近的行為,所以便創造了這種非常簡單而私密的療法。只要你誠心地的將意願和心念放在裡頭,這缸池水將可以提供你意想不到的治療與恢復效果。當客人來體驗靈療觀想時,我會依據個人的能量特質與狀態,列出符合他們特性的藥草、水晶、及天然鹽等成分,放在浴缸裡一起浸泡。客人們離開後可以持續用同樣的方式在家淨身治療。

 

許多靈性修練與治療都與天文、星象學、或月亮軌跡息息相關,妳的治療是否會參考這些宇宙的元素?

老實說,我並不太參考星象學。原因是我認為人的一生大概只有30%的部分是註定或安排好的,也許是依據你所誕辰的星座,也許是你生日對應到的塔羅牌占卜等等,但是仍有70%的部分是我們可掌握的,那就是我們的自由意志。我們應該問自己: “這是我所誕辰的星盤,這是我的命運。現在,我可以怎麼發揮它,怎麼打破它的框架?

我們都很容易受到這些不同的命理科學所影響,但是,我更想強調的是人的自主力。我希望人們離開我的治療空間後,能自發性的感受到一股想要開創自己、掌握自己人生的自主力。但回到正題,確實星球之間會相互影響。像是我讀取氣場的能力在滿月時會特別強烈,反之新月時我的感知頻率就會相對安靜一些。

 

可否跟我們分享工作的一日是怎麼樣的呢?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日常習慣?

我每天都非常早起,在家人起床之前安排個人寧靜的冥想時間,或是多餘的時間做早晨運動。來到我位在蘇活區的治療空間Space by Mama Medicine以後,我喜歡慢條斯理的把空間打點好,我喜歡親手觸摸、清潔所有的石頭和器物們。一邊薰著鼠尾草,一邊把空間舊的氣場清除歸零,讓空間可以重新開啟、接收新的氣息。每個靈療觀想大約是1.25小時的療程,而我一天最多可以安排至四個療程。諮詢治療都結束以後,通常會接著某種活動或是團隊會議。在這之後我就直接回家,好好陪伴家人,享受做晚餐的時光,然後非常非常早睡。()

以目前的狀態來說,是否有感覺生活與工作已達到一種平衡呢?

有的,近期可以說是有史以來第一次感受到這麼的平靜與平衡。我其實具有工作狂的特性,總是能量滿滿、蓄勢待發,所以常常工作過了頭 (笑說:我可憐的老公) 。今年五月時,我終於停下來重新檢視自己的工作行程,把自己的工作量固定調降為週一至週五,九點半至下午三點半。這個決定很快得為我帶來很好的影響。首先我身心都更加平衡了,我有更多時間好好照顧自己的內心,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的家庭也因此改變而受益,我的女兒很開心我再也不用週末去上班,可以在家陪伴她做一些美勞創作,或是一起烘培好吃的東西。

 

生活在資訊爆炸的現代,妳如何在科技泛濫使用下自處呢?有沒有什麼建議可以提供?

我喜歡把我的科技產品在晚上通通關機。睡覺時也會習慣把手機放在離床一段距離的地方,然後睡前的兩個小時都盡可能不去看任何的螢幕,好讓最重要的睡眠時間可以更加安穩,能量也能好好達到更新的效果。起床時,也儘可能兩個小時後再開始接觸電子螢幕。我想,最重要的是自我約束、自我管理吧。科技上癮這件事就如同抽煙一樣,不知不覺就很難戒掉。儘管現在人們還未普遍、確切地意識到長期觀看螢幕的負面影響,但它對人體的傷害絕對不容小覷。所幸現在我們都對於科技過量使用有些警覺了,所以一定要提醒自己多往室外走走,多在自然光下看東西,多將自己環繞在大自然環境中。

對了,如果因為手機設定鬧鐘而不能在晚上關機的話,至少把手機設定為飛航模式!

 

生活在紐約這個城市是如何影響妳及妳的專業呢?

紐約是相當特別的地方,它有著非常有趣的能量磁場,因為這城市其實是建造在許多石英、水晶礦石之上的。也因為這樣,這座城市有著某種能量放大的效果。若你是個開創性的人,那麼生活在紐約會讓你創意源源不絕。若你處在壓力的狀態下,那麼生活在紐約絕對會讓你對壓力的感受更加強烈。

我從小就對紐約充滿嚮往,知道自己有朝一日會在這兒定居。在紐約長居的期間,總會有三番兩次想過要搬離這裡,但每次總是會被這城市吸引回來。我女兒剛出生時,我和老公協議要搬去祕魯待幾年。結果才剛搬過去三個月,我們又改變主意搬回了紐約。現在呢,我已經和紐約和平共處。我非常感恩這個城市所教給我的功課和愛。同時,我也深刻感受到我的靈性治療專業在這裡備受需要。我提供的服務幫助人們找回內心平衡、冷靜、和安詳,這也是為什麼我會選擇在最繁榮熱鬧的蘇活區開店。

 

在紐約總會遇到形形色色的客人。在人群之中,哪一種特質最吸引妳呢?

慈悲心。發現人們心中的慈悲心會讓我非常歡喜。我自己也非常喜歡幫助人們將慈悲心用在自己,還有周遭所有的人、事、物上。

 

當妳自己面臨困難或負面情緒時,會做什麼特別的個人療法嗎?

我有這些獨特的水晶頌缽,當我需要時我會藉由它們來幫助整理自己的能量狀態。他們對我來說極有幫助,每次使用頌缽時都會得到一種除舊更新的感受。

如果客人身處低潮或不安,在他們缺乏自信時,妳會提供什麼樣的建言呢?

我沒有標準答案,一切都以我當下眼前的人,及他所遭遇的狀況來做相對的建議。但基本上,我都會跟客人提到,盡可能不要把自己長時的關在室內、盯著螢幕,而是要多往外走,走向溪水森林。當遇到人狀態不好時,我都會請他反問自己是否有花足夠的時間待在戶外。

 

喜歡閱讀什麼樣的讀物?

我非常喜歡讀詩,尤其是哈飛茲(Hafiz)及魯米(Rumi)的詩集。

他們的書寫實在太美麗了。我經常在閱讀中找到共鳴,好像那些話是直指著我的靈魂說的!

 

有沒有任何一句話或名言讓妳深受啟發?

在魯米的日出的紅寶石詩篇中,有這麼一段我非常喜歡:

鍛鍊你自己

  繼續挖掘你的井

  別去設想停下手上的工作

  水源就在不遠之處

  不要鬆懈每天日常的修煉

  你的忠誠即是那大門上的叩環

  繼續不斷地叩門

  門後等待的歡愉最終會前來開門

  看看是哪位貴客來訪了

 

在過去妳的閱讀中,有沒有哪一個書中人物令妳覺得刻畫得像妳呢?

絕對是哈利波特!還有系列小說異鄉人(Outlander)中的女主角Claire也會讓我聯想到自己。她非常相信自己直覺,像是不曉得自己真實身份的魔女,還未發現自己隱藏的潛力與命運。

若妳是個顏色,會是什麼呢?

靛藍色!我會是帶有一點紫色的靛藍色。

 

有沒有什麼心中預期的目標或新計畫可與我們分享呢?

個人來說,我希望自己可以更持續、更頻繁得往大自然走。工作上,目前我正在準備出書。

 

知道妳是一位喜愛戴首飾的人,也知道妳對於各類的寶石、礦石都相當熟悉。有沒有哪種材質是妳特別喜歡佩戴的呢?

一般來說,我不會特別傾向那一種寶石,但當我接觸一塊首飾材質時,我會去留意它的來源與歷史而自己會有所不同感受。現在我特別受金飾的吸引,我覺得黃金、K金都有某種保護、護身的作用,那讓我在佩戴時感到格外安心。

 

最後,妳期望自己帶給大眾留下什麼印象呢?

我希望自己可以被看作是一個努力堅持,致力於分享、散播愛的人。

我們往往會被社會周遭五光十色的價值觀所影響而和原有的自我本質失聯。我們從Deborah從容美麗的笑容感受她由內散發而出的滿足感與和平,如此豐沛而無缺。只要真心誠意地審視內心, 就能自己開啟相輔相成的自癒能力。Deborah和她的空間Space by Mama Medince彷彿一個城市中佇立的燈塔,為許許多多迷途的船隻撥開黑暗,指引ㄧ條可以自在暢遊的路。

 

 

 

相關資訊

Mama Medicine Official Site

本採訪全系列首飾皆來自於張張當代珠寶首飾,更多細節請 點此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