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ieke van der Leest

Felieke van der Leest

Felieke van der Leest

採訪:紀宇芳

 

荷蘭藝術家Felieke van der Leest是一位充滿活力與幽默感的金工創作者,1996年畢業於荷蘭皇家藝術學院(Gerrit Rietveld Academie)童年居住在埃門動物園附近,她從小便熱愛與動物相處。在Felieke心中,動物與自然佔有極其重要的位置。她結合了纖維編織、金屬工藝與小型動物玩具,創造出色彩繽紛、生動幽默的首飾。這個融合了動植物與動力機械的小宇宙,深深吸引著觀眾與她一起遨遊充滿歡笑的奇趣樂園。

Van der Leest作品中融合了色彩、金屬與玩具,正如同她對創作的敘述:「當我揮灑色彩時,我像是一個畫家;當我建構金屬時,我像是一個建築技師;而當我拼組玩具時,我就像是一個充滿好奇的無憂孩童。」

Felieke van der Leest現工作、居住於挪威。

 

請和我們說一說妳的成長背景

我出生於1968年,荷蘭北部的一座小鎮上。我的父母經營一家建築公司,家中擁有卡車、起重機和推土機這些奇形怪狀的重機具。在我13歲到17歲間,我非常熱衷於馬術,當時我幾乎百分之一千的確信我未來會從事跟 “馬” 相關的工作。但就和許多人一樣,“我的志願” 總是會隨著年齡改變的,我也是。高中畢業後,和我相熟的生物老師,看見我老是佩戴自己做的飾品,便建議我去一所技術學校研習金工技巧,從此一頭栽入首飾創作的世界。完成金工課程後,我又去了阿姆斯特丹的藝術學院(荷蘭皇家藝術學院Gerrit Rietveld Academie)。我還記得1996畢業那年,當時盧德彼得斯Ruudt Peters(荷蘭當代首飾先鋒)正擔任首飾系的主任。

 

最早是怎麼在首飾領域初試啼聲的呢?

當我1996年從學院畢業時,我是極少數幾個應用編織技巧製作藝術首飾的人,或許因為作品中獨有的形象、幽默的語彙與豐富的色彩,所以我在創作初期就獲得了許多關注,收藏家與畫廊開始主動聯繫我,而我很幸運的不需要時時為行銷所苦惱。我相信現在的首飾環境與當年大不相同了,有越來越多的創作者開始投入這個領域。

 

日常中有沒有什麼特定的人或者事物啟發妳的作品呢?

我想啟發我的就是環繞在我周邊的一切吧!我是個非常視覺導向的創作者,我仔細觀察所看到的一切,將眼睛觸目所見的全吸納進腦袋裡,和既有的概念、跳出來的新想法等等進行混合與重整。

 

能否請妳描述一下妳的工作環境,與讀者分享您的創作日常?

我有兩個工作地點。一個在我的起居室,那裡是我從事鉤針編織的角落,堆滿了線材、勾針用具與編織圖樣。我在編織時會收看自然頻道、科學與運動一些節目。樓下則是工作坊,主要從事一些金工相關的製作。我從早上八點半左右開始工作,中午短暫休息後持續工作到下午四五點,直到孩子返家。晚上八點到十點,則繼續從事編織部分的工作。

 

看到這許多幽默的飾品,妳的創作過程一定也相當有趣吧?

哎呀,我的腦子總是跳出各種創作想法。有時因為我想在作品中放上某個玩具,有時是我想要做某個特定主題 (譬如像恐龍、牛仔和印第安人、運動活動…等),甚至有時候當我搭火車或者什麼都不做的時候,一個想法就會突然蹦出來,我趕緊將想法畫下來,或直接用鉤針開始編織。

設計的最起頭,我總是嘗試一些看起來有趣的東西,製作同時也觀察作品的發展,倘若不如預期,我便知道肯定要改設計了。有時候是材料好像不對勁,有時候是顏色或尺寸出了問題,這時我必須全部重新構思,或者嘗試完全不同的手法。很難準確描述創作中會經歷怎樣的過程,它是沒辦法預測的,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動手去 “做” 絕對是最重要的出發點。做的不好、或者做錯了,某些時候反而是好事,雖然過程中花費很多時間,但唯有做 “錯” 了,你才知道什麼時候做得 “對”!

很多時候在製作過程中會得到新的想法。最有趣的是,大部分我的作品看起來都跟我一開始的想法完全不同。

 

妳還記得作品第一次被人收藏的情景嗎?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記得我在1996年畢業那年去了蒂爾堡 (荷蘭) 的紡織博物館辦了展覽。博物館直接買了我3件作品!在搭火車回家的路上,我仍然興奮地感到不可置信。

 

說一說妳是怎麼和世界各地的畫廊和博物館合作的呢? 例如:第一間和妳合作的藝廊。

在我畢業那年,阿姆斯特丹的路易斯史密特藝廊 (Galerie Louise Smit) 首次找我合作,從那時起,我和這間藝廊合作了近十年之久。直到這間藝廊重組後,Rob Koudijs成立了自己的同名藝廊,我仍然持續與他合作。我喜歡固定與一些熟稔的藝廊合作、辦個展、讓它們長期代理我的作品。自2016年起,我也和中國的Froots畫廊與以色列NOGART品牌合作,同時也參加了世界各地其他畫廊的聯展。我喜歡與畫廊合作,這種合作關係是互補的,藝廊不僅專業,而且專注於銷售,他們可以向觀眾解釋,為什麼這些首飾作品不僅僅是精巧手作的有趣小物,更是一件嚴肅且具有深刻意涵的 “藝術作品”。相對的,我作為一個創作者,我並不擅長於銷售,和藝廊的合作讓我可以專注在我所擅長的領域。

 

*路易斯史密特藝廊(Galerie Louise Smit)成立於1986年,期間歷經為數眾多的重要展覽,經營15年後於2012年正式歇業。(相關歷史參閱連結)

 

藝術首飾領域最讓妳感到興奮的地方是…?

我很享受和有創造力的人們一起工作,分享我們對於材質的使用、對於細節的觀察,這一切都有趣極了!藝術首飾是個熱情又友善的群體,喜歡分享彼此的創作與知識,我很開心可以徜徉在這樣自在的環境中。

 

是否經歷過任何挫折呢?

我發現當代用哲學的方式來講作品好像越來越重要了。許多年輕學生們經過學院的培訓,非常擅於使用理論來搭配作品,但某些狀況下有一點說太 “多” 了。我覺得真正重要的還是作品本身,一個好作品必須真的強而有力、不須太多贅述,老實說,我並不喜歡寫太多或者讀太多文字敘述,我是一個比較視覺型的創作者。

 

妳的作品是否隨著時間推移也有不同的變化呢?

現在我的作品比以前更複雜,設計的時間更長,其中包含了越來越多有層次,也必須根據各種變數去做調整及下決定。早些年,我只要在腦袋中蹦出一個想法,幾乎就立刻執行製作。現在大不相同囉,一個想法從開始到結束,常常經歷很多轉折,最後完成的樣貌也跟剛開始的想法完全不一樣了。

 

說一說妳喜歡的藝術家

童年和青年時期我未曾接觸許多藝術作品,但當我在技術學校研習金工技藝時,我對薩爾瓦多·達利的作品深深著迷。我著迷於他的繪畫,也研讀關於他生平的書籍,各方面都讓我深感興趣。

另一位我喜歡的藝術家,是一個不那麼知名的藝術家朋友Simone Hooymans她透過手繪和電繪,創作了如夢境般精彩的動畫世界。她也和其他音樂藝術家合作,替她的影片製作特殊配樂。這幾年她贏得了許多獎項、作品也越來越知名!(Simone作品連結)

 

妳的工作室是不是也和妳的作品一樣五彩繽紛、到處是有趣的材料呢?

當然囉越多塑膠玩具我越開心。這些小塑膠動物不僅要有趣還要品質優良!(我很挑剔的) 每年一月我都興奮得不得了,新的動物玩具就要上市了,不知道今年又會有那些新貨。我最喜歡環境中充滿各種藝術作品,特別是主題跟動物相關的作品。象徵水和空氣的天空藍、跟代表自然界的草綠色都是我的最愛,我的起居室裡到處都見的到這兩個顏色。

 

編織 (鉤針技巧) 在妳的創作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它對妳而言意味著什麼呢?

鉤針 (Crocheting) 是我最喜歡的技巧,因為我熱愛鉤的過程!這是一種相當簡單的技巧,但你可以用它來製作非常複雜的東西。它是重複性的,所以做的時候可以一邊思考、一邊看其他東西。而且我特別喜愛它的結構,一次一針 (一個結),而不是像編織般由很多個縫線組成一針。由於整個結構是串在同一條軸線上,所以當嘗試新的作品時,如果做錯了,我可以輕鬆的解開並重新製作。我一直很喜歡和孩子一起堆樂高積木,而鉤針編織就像是建築的磚瓦一樣,只是一塊塊堆疊的是針的結構。

我用纖維進行鉤針編織,因此我也可以選用任何顏色,我熱愛這些鮮豔的色彩,我想這也是為什麼我的作品看起來總是生動活潑。

 

在妳的作品中,是如何將編織技巧與其他金工技巧相結合的呢?

當我在金工科系演講時,金工學生們常問到這個問題,問我是如何將編織和金屬連接起來的,我則回答:“化學焊接”…常讓學生們一頭霧水,他們每天都在焊接,但卻從沒聽過化學焊接這個名詞,最後我會笑著解釋我使用的是黏膠!合適的黏膠幫助我完成作品,是很棒的媒材唷!

 

哪些事情是妳一直想做但還沒機會做的嗎?

幾年前我可能會說:我想當個搖滾樂手! 但最近幾年我開始在一個名為“Scrotum Clamp”的龐克樂團裡彈奏電子小提琴。樂團其他成員來自倫敦。歌手Tim CarsonTimothy Information Limited)和貝司手Petra Bishai也是首飾創作者。現在我們每年都在德國慕尼黑的Schmuck首飾周演出呢!

 

你每天都戴首飾嗎?這件首飾對妳有特定的含義嗎?

我確實戴了幾只戒指,左手是銀色,右手是金色的。它們外型不是很特別,我可以在每日工作時戴著它們。它們和我都有深刻的情感連結,與我的家人有很大關聯。我也戴著一條金墜鍊,是幾年前我在厄立特里亞(非洲東北部)的時候買的。

我不是一個習慣常帶首飾的人,所以當我出席特殊的場合時,我總是提醒自己要在身上多戴些東西。我喜歡戴別的藝術家的首飾作品,但很多時候我也戴著我的「精心」 (spermheart) 別針,這個胸針總適合各種場合和服飾。(圖片連結)

 

當妳創作這些有趣的首飾時,妳是否預想過配戴它的人是怎麼樣的人呢?如果可以預設的話,妳希望誰來戴妳的首飾?

我希望能在電視上看到有人戴我的東西,當然啦~最好是一個聰明又陽光的人。這樣作品就能變成藝術首飾領域的完美公關了。平常我總要不厭其煩地向很多人解釋,除了商店裡的珠寶,還有很多不同的首飾是很吸引人的。這種首飾不單只是因為它的寶石或材質而身價高昂,它們反而像是一件藝術作品,因著包含很多不同的含意與概念而獨特。

再者,電視上的演員倘若在某個特別的節目或主題裡配戴者我的首飾,首飾就彷彿被放到一個情境裡面,變成一個活生生的溝通媒介,是全然不同於語言的另一個層次。這並不是說我純粹只希望我的作品能在電視上亮相,現在我和藝廊與藝術領域的合作連結也是很棒的曝光,我只是希望將目標拓展到更廣大的群眾,讓更多人能夠認識當代首飾的美好。

 

能不能給首飾領域的年輕學生一些建議呢?

我希望自己能給出許多好建議,但我最能夠給的一個實務上的建議就是:專業影像真的很重要!一個好的作品照片,是推廣自己作品時相當重要有力的部分。

或許另一個建議便是:創作時,務必保持本心。你是獨一無二的,世界上沒有任何人跟你一樣,或比你更了解自己了。如果你能貼近你自己,一定會創作出與別人都不相同的作品。如果希望被外界關注,你的作品必須要是原創的而與眾不同的,所以切記要以自己的方式、感覺來做事。

 

 

本專訪提供Felieke獨家項鍊作品,關於訂做及購買細節請 點此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