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ika Brugger

Monika Brugger

Monika Brugger

採訪:吳淑麟

 

出身於德國的黑森林,Monicka卻在法國度過了比在德國還更長的人生。

1978年十月離開德國後從此居留在法國,1990年,她決定重持首飾這條路 。

如今的她, 與伴侶定居於布列塔尼的小鎮,過著一邊整理著房子、花園,一邊持續創作的簡單生活。

愜意的日子裡,一半的日子獻給學校與教育,另一半的時間投入生活與首飾創作。

對Monika來說,生活與藝術創作早已密不可分。

 

說說自己

我來自於德國的黑森林地區,在法國已經即將住滿40年了。

1978年秋天,我來到了法國後,開始在葡萄園裡工作。隨著季節更迭從事各種不同的農業工作:摘葡萄、櫻桃、番茄等各種農產品的採收,到了冬天,我則是在一間青年旅館裡做維修、油漆等工作。這樣工作了十年之後,我成為了一間青年旅館的負責人。我在16歲時曾在德國的普福爾茨海姆(Pforzheim)的預備學校裡學了十個月的珠寶首飾技術課程,後來沒有繼續。到了1990年,我決定停止青年旅館的工作重回校園,到了比利時安特衛普(Antwerp)的公立美術學校中的學習了3個月的金工課程,接著在義大利翡冷翠的私立學校學了三個月的金工技術課程 (Le Arti Orafe),最後又在法國尼姆(Nimes)的公立學校學了十二個月的首飾職訓課程。在這幾個學校研習完後,我在1992年成立自己的工作室,開始以自已的專業來維生。

 

誰幫助你成為ㄧ名首飾藝術創作者?

Michelle Moutashar以及Marcel Robelin。Michelle Moutashar女士是一位歷史學家,當時同時也是尼姆當代藝術美術館的館長,Marcel Robelin則是一位雕塑家,我在1990年左右在尼姆時認識了他們兩位,1994-96年間變的熟稔,他們兩位給了我許多藝術創作上的參考與建議,幫助了我創作概念的啟發 。另外兩位也很重要的人則是Carole Guinard以及Madam Claude Chêret,她們是我最早合作的藝廊的負責人。

 

第一間擺放你作品的藝廊是?

位於瑞士洛桑的galerie NØ,也就是Carole Guinard女士的藝廊,很可惜現在已經不存在了。

 

當時如何開啟和藝廊的合作?

1992成立自己的工作室開始創作後,我帶著自己的作品在歐洲一一拜訪當代首飾藝廊自薦,當年是沒有網路的時代,我也不是從有名的學校畢業的學生,藝廊並不會自己找上門來的。當時我所靠的只有一份由德國的協會所印製的一份印有歐洲各個藝廊地址的年曆,我就照著上面的藝廊名單一一拜訪。柏林、洛桑、法蘭克福、蘇黎世….等大概十多間藝廊吧。galerie NØ就是那時自薦成功的藝廊之一。

 

以自已的專業來維生,應該不容易?

1992年成立工作室開始創作時,生活過的真的非常簡樸,除了創作外也有些打工讓自己能有些額外的收入,加上有住房補助。1999年我在一間美術館舉辦了個展之後,申請到了法國政府的創作補助,創作與生活條件也就更好了一點。法國對年輕藝術家有許多的補助幫助(不限法國籍只要是歐盟國籍),只要知道如何去找到以及善用。1995年我開始受邀舉辦工作坊,1996年則開始在巴黎的AFEDAP學校以及史特拉斯堡裝飾藝術學院(現已改名為萊茵高等藝術學院)教授珠寶首飾史,在史特拉斯堡裝飾藝術學院的客座邀請其實是來自於學生,因為當時為了推銷自己,我自己製作印製了介紹自己作品的折頁後寄到各個學校(當然摺頁的製作費用也是來自於補助款),學生在學校看到摺頁之後主動邀請我去為他們上課。

 

目前教職應該佔去妳生活中很大一部分時間?

2007年開始在利摩日國立高等藝術學院專職任教後是,但其實花掉最多的是通勤時間。

因為我從居住的城市到利摩日(Limoges)光搭火車通勤單程就需7小時,中間需要在巴黎轉車,例如有時我會搭傍晚四點多的火車出發,然後半夜十一點多抵達,有時我會在巴黎停留一晚隔天一早再搭車前往。到史特拉斯堡上課的話,因為有直達快車,車程則稍微短一點大約5小時。

 

這麼長的通勤時間 在火車上都做些甚麼呢?

在火車上時會用來想創作,之前有系列創作是用鉤針編織方式創作,我就會利用火車上的時間來鉤。也會用電腦做些文書的工作像是處理公關回回郵件,或是閱讀,在火車上很適合閱讀,不過也很容易看一看睡著 (笑),這麼長的時間有時我也會先睡幾個小時再起來做其他事。

 

可以分享妳通常在哪裡創作?

在我的腦中、我的工作室,以及我的花園裡。

不過目前工作桌及花園都仍是一團亂,因為我們2017年的八月搬到現在的房子開始居住,但一直到12月才把上一間房子裡的東西搬完,後來學校和家裡兩頭忙所以到現在新房子仍未整理完,加上今年冬天天氣很差一直下雨,希望今年夏天可以利用暑假整理完。

 

妳的創作媒材及技法很多元,其中甚至也包含了刺繡及縫紉,請問妳最重要的工具是甚麼?

“我的思想/腦袋”!

作品中所使用的刺繡、縫紉這些生活上手工的技法運用,其實也是乘載了我這一代的歷史及故事。這些技法,是我在德國上中學時學的,當時我們每週有兩個小時的手工課和三個小時的廚藝課,縫紉、編織、刺繡等都要學,加上我母親也會這些手藝,所以也同時從母親那邊傳承,我覺得這樣的學習是很好、很重要的,讓自己習得自給自足的能力,例如我當時生活很節儉沒有錢買衣服時我可以自己做自己穿的衣服。現在德國法國都沒有這樣的課了,覺得蠻可惜的。

 

最能代表你的ㄧ件作品

Stichwunde, ein Geschenk der Näherin/ Wound, Gift of the Seamstress/ 傷口,女裁縫師的禮物。

我在作品中使用十字繡法製作了單色的刺繡,如同血漬,象徵失去童貞。這些作品裡都使用了石榴石,而它們所提述的是關於工作的痕跡、傷口以及創傷。(圖片連結)

 

說說妳的近期計劃與創作

我這兩年正在將自己一路以來的創作以及所有的參考文獻都集結成一本書,目前已經接近完成階段正在進行校稿中,預計2018年的七月中即將出版,內容由法英德三語混合編輯成,同時這將是首飾領域內的第一本電子書。(我好像很多事都做了第一位先鋒 ) (笑)

這本書完成後,我接著希望能夠來籌備開設一個數位首飾書的編輯線(ligne éditoriale),除了文字外還能有影音的資料,但我還需要好好的詳細規畫以及尋找資金來實現這個計劃。其他的,就是希望今年可以試著將學校工作上軌道,讓自己可以比較多時間給其他的事情例如創作。以及希望去年底剛結束的個展能夠能夠找到適合的美術館巡迴展出

作品方面,我從2016 開始創作了「蒼蠅系列」(圖片連結),一開始只是因為我嘗試修復一件蒼蠅造型的古董首飾後將其配戴在身上,結果朋友看見了都覺得很滑稽,於是從那時開始我就開始做著各種蒼蠅/飛蟲造型的首飾,一隻接一隻,包含胸針、耳環,蒼蠅之後我也開始做了其他的飛蟲,像是今年我為了日本個展做了些蜻蜓。其實「蒼蠅」在西方是有其象徵意義的,文藝時期的靜物畫中常出現蒼蠅(通常是一隻),代表的可能是死亡、邪惡、虛榮,因此這整個創作的過程,從一個起點開始不斷延伸擴大,就像是一個象徵了與虛榮有關的故事,看似輕鬆的表象下其實是帶點危機感以及諷刺的。其中幾件作品使用了珍珠,珍珠象徵純潔、貞潔,而與蒼蠅這個對比放在一起則會形成一種危機感。 

 

創作中最困難的ㄧ件事

保持細心,隨時省思自己(Be aware)

不墨守成規重覆守舊,不輕易安於現況。

 

要如何成為ㄧ名好的藝術創作者?

我不知道呢….創作創作,不停的創作。

然後20年後,看誰還仍留這裡,那些人應該就是好的創作者,讓時間來證明一切吧。

 

妳覺得目前當代首飾的現況如何? 許多藝廊負責人都將面臨退休,這是ㄧ條可以走下去的路嗎?

我覺得現在(歐洲)年輕的一輩甚麼都沒做、沒有付出,這一輩並沒有正在為能讓自己以這個領域/專業生存下去的目標而付出及努力。只有等待以及抱怨現況,而沒有去創造自己的路、去思考及改變。知道嗎,當你在創作時,你同時也必須要想後續如何去維生。目前的藏家都是從我還年輕的時候就開始收藏、購買首飾,現在他們已經是我這樣的年紀的將退休或已退休的人,卻沒有年輕一輩的消費者收藏家形成,來累積成為未來30年、 成為這些年輕創作者的藏家。但同時卻有更多的年輕人想創作、成為創作者,卻沒有考量到這樣的社會結構問題。
我很難說這樣的問題的解決方法是甚麼,每個地方國家都因地而異,但是一定存在著解決之道。

當我開始學首飾時,還沒有任何一間當代首飾藝廊存在。1978時,荷蘭的RA藝廊才開了兩年,英國的Electrum藝廊六年,美國或許更早幾年就有了Craft Concil,那時大環境剛開始形成,而那些至今的藏家,都是60年代時期從第一家藝廊開始一一培養起來的。

除了這些,現在的創作者甚至不()配戴自己做的首飾 之前我在義大利遇見藝術家Mario Pinto(一位金工界的老宗師)的遺孀Pinto太太時,她開玩笑的說:「如果你做的作品自己都不願意戴了,你如何說服人配戴呢」,我覺得她說得很有道理,首飾的存在就是為了被配戴,我們賦予它被配戴的功能,這跟雕塑是不同的。

 

妳有每天配戴在身上的首飾嗎?

我之前都會帶著一只戒指 那是我和我的伴侶Francois的對戒。這對戒指其實當時是自己的一件創作作品,是一對做給沒有”官方正式婚約”伴侶戴的對戒,因為舉辦正式婚禮時交換戒指的婚戒是有所限制的,通常都只是一個簡單的指環而已。我的這對戒指,是取了我和我伴侶的指紋所做的,我的這只戒指上是他的指印,而他所戴的則是我的指印。但是我最近把我的這一只給弄丟了,目前為止我還找不到放去哪了,我希望是忘在家裡的某個地方有天會再出現,不然我可能就要重做一個了。

 

這樣的對戒很有意義,好像也不只可以給結婚伴侶配戴

這對戒對我來說比較像是友誼戒或是象徵與對方建立起一個同盟與連結,不一定要是伴侶之間才能配戴,或是也可以當作是婚戒外附加的一對對戒。

 

除了這件對戒創作外,妳也有婚戒的創作對嗎?

我在2009年做了一對兩性平等的婚戒創作,因為一直以來結婚對戒總是男生的戒指比女生的大而重,所以我創作了一對重量成分完全相同的婚戒,只有尺寸不同。由於男生的戒圍通常比女生大得多,所以完成後的婚戒男生的看起來會比女生的細 (這和一般婚戒剛好相反),所以這是一對宣揚兩性平等的婚戒。後來陸續有客戶喜歡這個想法,而向我訂製。

 

如果讓妳選擇,下ㄧ位引人好奇的首飾藝術家會是誰

Otto Künzli, Gijs Bakker, Sarneel Lucy, Dorothea Prühl

 

 

本專訪所提及之Monika婚戒皆提供訂製收藏,購買細節請點以下連結
同盟指紋婚戒 >
兩性平權婚戒 >

 

Custom Field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Date
Category
Busi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