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ako Mine

Florist, Taipei

Takako Mine

文字、攝影:梁大文

成長於日本、求學紐約,移居台北七年的花藝師嶺貴子,從小在不同文化混合下成長,滋養著她對大自然與藝術的興趣、對事業與獨立的追求。2011年機緣把她帶到台灣,在探索台灣新生活與大自然的日子裡,她經常就地取材,憑直覺融合東西方的藝術與美感帶來優雅脫俗的花藝設計,更讓我們重新看見台灣花草的精彩與多變。生活裡總是被家庭與工作佔據,她卻懂得在尋常事物裡找到快樂,讓花草改變環境,讓香氣提升心情。我們來到嶺貴子的新開幕的Salon Flowers,在一片春日清新的色調與氣味間,一窺大自然、藝術與閱讀,還有尋常的生活瑣事,怎樣鍛練出她創作裡始終如一、毫不造作的自然美。

 

可以告訴我們妳成長的文化與背景嗎?

我成長於一個不太典型的日本家庭,在印尼進出人公司工作的爺爺娶了印尼裔的奶奶,爸爸是日本與印尼混血兒,這在當時的社會很罕見。奶奶以前是爺爺公司的秘書,她的家鄉美娜多當年被荷蘭統治,她擁有1/4的荷蘭血統,也懂得荷蘭語、英文,思考很國際化。當他們結婚回到九州這個重男輕女的地方,身為女人的奶奶生活過得特別苦,於是他們搬去東京在當時的美軍總部尋找工作機會,最初她在電報中心工作並養起全家。很快她便開了全日本首家印尼餐廳,一直到她過世前她都照顧著全家人。

我一直覺得自己深受她的影響,她很有生意頭腦,想法很前衛。當年她甚至有回到印尼開設首家日本餐廳,我爸爸高中畢業後會一個人繼續打理東京的餐廳。我在這個特別家庭成長,並且一直在女校讀書。那時候我以為自己夢想成為一位幼教老師,並結婚生子。直到我到幼兒園實習,我才發現自己一點也不喜歡這份工作,當時我很迷惘,想著很喜歡畫畫的我也許可以試試插畫工作,然後有一位朋友鼓勵我到紐約修讀藝術,很幸運我家人都很支持我。不過當年的紐約其實充滿歧視也很少亞洲學生,我學習一個人在新的世界生活。

 

從日本到紐約,這些文化差異怎樣影響著你?

在紐約的頭兩年真的很辛苦,紐約人都很冷漠,我不習慣與男孩子一起上課,英文又不太好,受到很多衝擊,但慢慢也學會如何自處,享受一個人的時光。因為我發現紐約的人很享受獨處的時光,我會閱讀或去免費的博物館打發時間。一個人的時候,一切都變得簡單,我在這些大學同學身上看到生活其實可以很簡單,他們擁有不多,但卻很清楚自己的志向,就算只是一本書或一個蘋果,他們也可以享受一天並且很快樂。

 

你為什麼會想成為一位花藝師?

在紐約畢業後,我在一家櫥窗設計公司工作,但我不太喜歡每天都被假花、塑料裝飾包圍的感覺,於是我回到日本。那時候我的朋友剛好開了一家花店我便在那裡開始工作。從小我就被很多植物圍繞,我還記得老家門前就有一家很繽紛的花店,很喜歡花朵是有季節性且充滿獨特氣味的。後來我到了一家日本進口法國生活家品的店鋪HP France擔任花藝師,這家結合時尚與生活的店也許是日本最早期的選貨店,他們總是會請一些富有個性的員工來經營不同分店。後來我得到一個新複合式店鋪的採購工作機會, 我開始頻繁出差到法國看展、拜訪工廠,但過了一段時間,我發現這工作一直都是跟時尚潮流而走,我感到有點疲乏,然後我也結婚生了女兒,便成為了一位獨立的花藝師。

你為何會決定移居台北並展開新的生活與事業?

我其實從來沒想過移居台北的,在日本311地震後,大家都很緊繃,那時候我們想說帶三歲的女兒來台北放假,順便替女兒找找不一樣的學校。我們拜訪了一些學校後便覺得讓女兒在台北學習不同語言會很不錯,於是我們就決定搬來這裡讓她讀書了。我也拜訪了這裡的花市,發現台灣有很多有趣的在地植物,反正台北與東京很近,我便覺得我可以在這裡發展我的事業同時照顧女兒。不知不覺現在已經七年。

對我來說,有自己的工作很重要,我一直希望工作而不是只是一位母親。在台灣我感到很自在,我可以做自己。在日本我們時常很在意別人怎樣看你。對我來說,台灣的氣氛更適合教育我的孩子,加上台北實在很方便,我不用花太多時間在交通接送上,時間掌握也更好。

 

你會如何形容自己?

我是一個很好奇的人,很喜歡與不同人接觸。我也很直接,會表達自己的想要或不想要。

 

你如何尋找創作靈感以及新的風格?

我很喜歡混合不同文化,像我會將台灣植物與西式花藝結合,在我腦中一直有很多不同文化的混在一起。我亦很欣賞中國與日本傳統文化,很喜歡有彈性地混合兩者。

我經常去古董市集尋找老東西,舊物總是能激發我的靈感。另一方面我喜歡慢慢的、安靜的事物。像靜靜地參觀美術館欣賞不同畫作的顏色,我也會讀很多不同的藝術書刊。

你的一天是怎樣的?

我大概早上5:30便會起床,在7點便會送女兒上學。有時候順路會去陽明山的農場找當季植物,或者去北投一個小市場買一直花器。大概下午3點我便會結束工作,接女兒下課然後一起煮晚飯。大概晚上10點我便會睡覺。很像農夫的作息哈哈,我一直以來都是晨型人。晚型人都愛看電影,我沒有很愛看。

 

你對美的定義是?美麗的要素是什麼? 你喜歡怎樣的打扮與風格?

美麗的定義會隨年紀而改變。我覺得原始自然的形態是很美的,亦很喜歡簡單的風格。如果就女性的打扮來說,我不喜歡太多的化妝與造型。我很重視內在美,要保持自己、相信自己,不受外在影響是很重要的。

不同季節我也會有不同的打扮,但大多時間也是很簡潔。有時太悶了便會想穿得繽紛一點。我很喜歡珠寶能讓我感到與別不同,帶出個性與品味。而且它可以戴很久很久。當我看到一個人身上的珠寶,你很容易看出他是一位怎樣的人。雖然有時候珠寶也很微妙,是身份地位的象徵。

 

但要保持自己、堅守信念是很困難的,如果你感到不安或不確定的時候,你會做什麼?

其實每天我都面對這樣的情況,雖然慢慢有在改善,但日常的經驗總會累積信心,我會嘗試一步一步持續把事情做好。我每天也會重覆做一些簡單的事,像針織、家事、園藝等。有時候如果你不知道怎樣好,只好等待一下,這些簡單事情會填滿你的心神,有教你沉靜下來的效果。我總喜歡把開始了事情做完成,我情願持續工作也不想去抱怨。

 

你如何平衡生活與工作,以及你與家人朋友的關係?

作為母親、太太以及老闆,這其實真的很難。但我會試著享受不同角色並尋找平衡。我想我最主要的工作還是一位母親,我的女兒是最首要的。我從來沒有請保姆,所以當我工作太忙我的女兒就會沒耐性,但我會試著請她跟我一起,跟小孩一起合作也是一種教育。我也想讓她被植物包圍並發揮創意。雖然她會抱怨但她也理解我的情況,現在我也順其自然,一切也自然地平衡。

 

什麼樣的人會吸引你?什麼樣的創作會吸引你呢?

我一直很喜歡法國女神Jane Birkin,美國童書插畫家Tasha Tudor也是我的靈感繆斯。她有很獨特的個性,一生持續做相同的工作。她享受獨處、喜歡家務事,親手種出自己的花園,與植物相伴數十年,為大家帶來快樂愉悅。我很欣賞她的工作與生活方式。

我也很喜歡抽象藝術,像莫內、馬克·羅斯科的作品。我喜歡不太清晰的事物與顏色。法國女性藝術家Annette Messager的作品也很啟發我,她的裝置雕塑總是在顏色、夢境與記憶裡遊走,很有啟發性。

 

在這個訊息快速流轉的世代裡,你會閱讀什麼文章或對什麼類型的文字有興趣?你喜歡閱讀嗎?享受獨處嗎?

我不太在網上看文章。那很像時尚教人很累。我一直都希望大家用少一點網路回到真實的接觸,我們總愛網上分享,卻忘記享受當下。大家都上了癮,但我們不能因而忘記生命裡重要的事。

工作時我經常跟很多人接觸,所以我很需要獨處的時間。這也是為什麼我很早起,我會自己一個人去咖啡店。我很喜歡閱讀日本傳統文學像川端康成的作品。我喜歡美麗但又有點怪異的故事,像影響我很多的《惡童日記》便是很美麗但又有點恐怖。

什麼東西能讓你進入寧靜的思考?

我會到山上。在家裡的話,沐浴的時間對我來說也很重要,我會用上我喜歡的精油、蠟蠋還有讀一本書。

 

如果能離開現在所處之地,哪裡(城市或地點)能讓你歇息暫停呢?

摩洛哥。我對這地方混合了西班牙與非洲文化很有興趣,那裡也有很多獨特的植物與花卉。我很喜歡拜訪有獨特植物的地方。

 

要持續去做一件事是最困難的,你會建議怎麼找到相信⾃己的價值並持續去執行?

我從小就相信自己的第六感,做每一件事我都會跟著自己的第六感。

 

你怎樣決定一件作品已經完成呢?

我經常一直調整,直至連自己也願意掏錢出來買。我傾向少一點設計,更著重花與植物的原本樣貌。如果花弄得很不自然,我便會調整。人類唯一可以控制的,只是花器。所以我的工作很重要的一部分是尋找好的器皿。我也會儘量讓植物即使乾了也能很好看。

不過我並不是一個模仿別人風格的花藝師,我希望別人喜歡我的設計,我也沒興趣擴大我的業務,我只希望人們來買花,會讓別人或自己開心一點點。

 

你的下一步是什麼?可以跟我們分享你新開的店Salon Flowers嗎?

我想開設自己的店其中一個原因,是我想透過一個空間去分享我的想法。我希望鼓勵大家不分節日來買季節性的花與植物,即使是一朵花也好。有時候幾朵花能治癒你忙碌的生活,或者迷迭香的香氣能讓你感到不一樣。植物能為家居帶來改變,即使你看著花兒枯萎,也仍然可以很美。我希望能慢慢讓大家建立習慣,在店裡我們會教導大家怎樣照顧植物,而不是叫大家隨便就買新的一棵。理想的Salon Flowers就如街角的麵包店,融入我們日常生活裡。我們也會舉行不同的工作坊如書法、針織等等,都是一些能豐富生活的小事情。

走入伊通公園的ㄧ隅,Salon by Takako Mine投射出嶺貴子的生活美學,在季節鮮花與植栽包圍的空間裡頭藉由課程體驗,
讓人們在繁忙日程裡仍能在心中開花。台北街頭能有此景,足足為城市添上ㄧ筆美麗鮮豔的標記。

 

 

 

相關資訊

本採訪全系列首飾皆來自於張張當代珠寶首飾,更多細節請 點此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