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snim Ahmed

Writer, New York

Tasnim Ahmed

文字 Crystal Cheng, Chang Chang / 攝影 Chaunte Vaughn 

社會失序的現象中有許多發表宣言,訴求改革的意見者,但其中真正由自己出發,將意念付諸行動的人卻寥若晨星。我們結識了一位充滿抱負和社會洞察力的作家兼媒體工作者Tasnim Ahmed,在紐約這個各種人權、社會和政治議題同時發酵的最前線,致力於分享真確的社會實例和客觀的多元觀點。Tasnim對於更好社會的想像,更是促使她從單純的文字工作者變成創業媒體人,建立了一個友善又深富啟發性數位資訊平台Journal。

身為一名孟加拉裔的美國移民女性,Tasnim在西方社會上的立足點和個人的自我實現都充滿著層層考驗。但也因為她的多元背景和成熟的感受力,讓她能夠用一雙溫柔包容的雙眼去觀察及服務他人。Tasnim是一位夢想的實踐者,為我們示範出唯有內省與完善自我價值。且讓我們跟隨著Tasnim私密的紐約景點,傾聽她為社會帶來踏實而正向的連鎖效應。

 

Tasnim妳好!可以與我們介紹一下自己及妳的專業嗎?

我是一名作家,同時也是線上資訊平台Journal的主導者。我的人生路徑跳躍了很多地方,我於倫敦出生,在孟加拉的首都達卡長大,大學時期想要以英文系為主科而前往加拿大的多倫多唸書,但因為受到傳統思想的亞洲父母影響,希望我能選擇更專業的的科系,所以我最後專攻了國際外交與政治學,並在畢業後移民至美國。

我在很小的年紀就熱愛寫作,甚至在9、10歲的時候製作過自己的小小報刊,還複印了好幾份供人傳閱。好像自那時開始,寫作就一直是我人生熱情的所在。我總是讀很多書,連字典也能看得津津有味。很多人會認為作家這門專業需要非常考究的學科訓練,以及出類拔萃的天賦,但其實許多我極其欣賞的作家都非來自於文學的背景。我認為身為作家的關鍵是要能很完好的組合心中價值與情緒,並且要富帶熱情、強烈的將它表達出來。但是這同時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因為很多時候你全心全意,掏空自己所投入的情感並不會被採納,也可能無法與任何人產生共鳴。作家很容易就得經歷一段傷心的過程。我曾有兩年的時間將自己抽離作家身份,去做過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也打過很多零工,但是最後仍離不開我的熱情而回到寫作上,因為那是我最能夠表達自己的方式。

以前我一直認為作家是個很難過活的職業,只有像是瓊·迪迪安(Joan Didion)或鍾芭·拉希莉(Jhumpa Lahiri)這樣的明星作家才能靠寫作過自給自足的生活。所以早些年我都在工作,只會在部落格上寫寫自己的所思所想,但寫著寫著,我也透過部落格結識了許多作家和累積了一些讀者觀眾。後來,一個線上雜誌品牌Thought Catalog透過部落格找上了我並給了我份專案工作,我接受了那份工作邀請後便搬到了紐約生活,成為一個自由作家。

 

可否與我們介紹妳所開創的資訊平台Journal?

Jounral是個傳媒讓我可以分享及介紹許多我所知的人。這些人默默做著很棒、很具意義的事情,而我想要將他們放在聚光燈下,讓他們所耕耘的東西能被更多人看見,甚至幫助他們得到更多發展機會。經營線上平台並不容易,很多時候我會受網頁的點閱數字影響而擔憂自己做的事情到底是不是有效果的。但是我也意識到,Journal呈現的資訊若有任何能啟發他人或教育他人的可能性,儘管那聲量再微小,對我來說Journal就不是白費力氣,而是很有意義的。

Journal平台上的Read/See/Do專欄是我在美國2016大選後得到的想法。當時很多人民因為政局轉變而對未來的景象感到擔憂,很多人開始發問:“有什麼是身為人民可以做的呢?” 社會上充斥著太多負面新聞與各路意見,讓人難以消化出自己的政治觀點與判斷。於是我便開始蒐集並整合大量的資訊,在Journal上提供一個簡單的資訊瀏覽方式,整理出每週在城市裡可以參加的討論會或活動,介紹有哪些獨立、具參考性質的新銳作家或刊物,還有建議一些特別的影視作品,尤其是那些大家沒聽過的,有色背景的導演之作等等。總之,這個專欄是我鼓勵社會連結的一種提案,每個人都能藉由參與更多社會的公共事務而帶來微小的改變。有時很多人認為做好事和所謂的社會貢獻就是捐錢,但這與金錢無關,我想強調的是社會改變可以來自很多面向,而我做的出發點就是設法讓資訊更流通,更便於人們消化和應用。

 

紐約似乎有很多各路人馬的藝術家在集結力量和發聲。妳在這經營Journal平台的過程中有發現什麼顯著的正面改變嗎?

我相信團結可以帶來強大的力量。現在美國的政治時局如此負面,壞事接踵而來,有時真的很難抱持希望。但這種時期團結就更加重要,當人們聚集力量與聲音,那就能構成相當有力道的行為與成效。人之所以可以造成改變,都是因為堅持不懈的努力。就算大部分的過程看不到立即的效果,也總會有那百分之一的可能性,催化著你看不見的影響力。我相信所有的付出最終都會發酵,如果你缺乏自信而什麼也不做,那不是什麼也無法產生了嗎?

我想教育大家去利用成熟的資訊建構成自己的概念,進而有意識地做出自己的判斷。我是個晚來的移民,二十歲才搬到美國的馬里蘭州,當時我很驚訝這個我原以為最先進的民主國家居然充斥著如此單一,又極其不流通的資訊與知識。所以我認為生活在紐約是很幸運的,既使這個城市有很多需要解決的問題和分歧,但它的多元文化及多變性能夠啟發人們去表達自己,用一己之力去為更好的事情發聲,最後開創更多看待事物的多元觀點。我們不ㄧ定能在自己的有生之年看到世界顯著的改變,但是我們的作為卻可以影響及改變下一個世代,像是研究更好的水資源,更乾淨友善的能源環境等等。我也發現,如果一個人只考慮自己的效益,改變是不會發生的。只有考慮的是超於自己,是群體甚至下一代的效益時,才能產生真正改變的可能性。

紐約這個城市是怎麼塑造今天的妳呢?

如果我說紐約使人變得更強壯,大家一定都聽膩了,但事實確實是這樣!要在這個城市工作、生活、和生存非常辛苦,所以它確實讓我更強大,也教我如何更有智慧地做決定和選擇身邊的朋友。同時,紐約也教導我如何適時的示弱和保持開放的心態。自小以來,我都是個含蓄又沈默寡言的人,直到來到紐約後我才瞭解到,與他人連結和建立任何組織都需要始於足下:走出舒適圈,主動向人打招呼和與人友善的溝通。紐約教會了我如何放低身段,也同時給了我自信心。

 

現在妳和Jounral都以紐約為聚焦點在發聲,那將來會想針對其他文化的議題來發聲嗎?例如妳原生的亞洲文化?

我早年的時光,從8歲到18歲都在孟加拉度過。我想,我是一直到出國之後才回頭看見了我的國家的好與壞,以及我所做出的貢獻是多麼的少。以前的我活在一個夢幻泡泡裡,不但看不見,也對這泡泡外所充斥的貧窮和流浪人口無感。直到我出國後回國的頭一次,我才開始用以往未有的視角看達卡,看我的祖國孟加拉。一直以來我都是那麼地想離開我的國家,但是我現在懂得欣賞孟加拉的美好,也看見它社會中的所需解決的問題。這些問題需要從像我一樣,接受過外界,吸收過異文化與資訊與知識的人來做出一些不同的影響。我常常說,實在無法想像自己離開紐約。但是,我完全願意為了孟加拉回到亞洲,並也在那裡提供一些社會影響力。

 

Journal的下一步會是什麼呢?

現在Journal網站目前停駛中,有些大幅的站內修改正在進行中。我下一步目標是希望增加影音的部分至Journal平台,我認為文字之外,影音是另一層次的交流。我也想要在Journal上涵蓋更廣的社會議題,像是有色種族文化,還有創造更多“文化代表”。我們時常在媒體上看到討論社會議題或專業學識的代表都只來自於同一背景,幾乎都是白人。我希望可以呈現更多元的選項,也許是有色人種,也許是LGBTQ族群的人,但都可以作為代表來討論層面更廣的事情。

回想在孟加拉成長時,我經常讀國外的刊物像是Teen Vouge或是Nylon雜誌,然後很印象深刻的是裡面開放的題材,像是12歲青少女跟父母聊戀愛與男朋友等等,諸如此般的內容和南亞洲風俗毫無相連性。於是小時候的我就會想追求西方的價值觀和美式的生活態度,只因為市面上呈現給我、餵養給我的價值標準就只有這些選項。直到長大成人後,我才理解文化與文化間本就不同,宗教與宗教也是如此,無須只以其一為標準,而是都能欣賞、接受、還有愛那些與我們相異的文化背景。因此,我認為在媒體上有多元的文化代表相當重要。

 

獨立一人經營Journal相當不簡單,覺得困難與沒有自信的時後妳都是如何面對的呢?

當我覺得自己卡關的時候,我通常會選擇休息,先不直接面對我目前的屏障。原因是我了解自己的個性,我若太專注於解決心中的負面情緒,我反而會鑽牛角尖越陷越深。很幸運的是有一群要好的真心朋友,像可以回聲的共鳴板一樣,可以在我受打擊和缺乏自信的時候與我溝通,幫助我舒緩負面情緒。我的結論是,適當的暫停與休息後才能用新的氣象來回頭正視自己的問題,以及擁有一群可以給予自己鼓勵的啦啦隊也是很重要的。

 

經營Journal肯定讓妳相識和訪問了很多有趣的人。在形形色色的人中,哪一種特質最吸引妳呢?

誠實是我最看重的特質。我的朋友們各個都是截然不同的個性,有些內向,有些奔放,但都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誠實的美德。誠實的人可以讓人信任,讓人能夠完全放心地將自己展露於他面前。有趣的是,我訪問的人中,每一個人也都以非常誠實、直率的態度在經營自己與人生志業,這讓我覺得非常珍貴和美好。

 

工作與生活的狀態是否有感覺到平衡?

完全沒有(笑)。
我也希望自己能夠回答“是”,但那就是在騙人了。有些日子我覺得平衡,有些日子我覺得相當混亂和不均衡,都有。

 

除了寫作之外,有沒有任何其他職業是妳感興趣的呢?

我最近看了好多動物營救、動物保育相關的影片和文章。若我不是個作家,不在做我現在做的事情的話,那我應該會考慮進入動保團體工作。尤其是那些幫助復育黑猩猩或小貓熊的!(我對這兩種動物特別情有獨鍾)

 

可否與我們分享,妳近期閱讀的好書?

我通常都會同時期看好幾本書呢!最近我在看的兩本書Sula和The Bluest Eye,皆出自於同一個作家—托妮·莫里森(Toni Morisson)。她是一位著名的非裔美國女性作家,同時也是諾貝爾文學獎的得主,作品的內容從描寫女性之間的友誼,到沈痛的種族問題都有,但寫作的方式都相連著一種很美的詩意。

另外一位作家貝爾·霍克斯(Bell Hooks)的作品也是我近期常讀的。她的寫作主題大多與社會議題有關,而我喜歡讀的 Feminism is for Everybody 就是她針對女權議題的溫柔書寫。她總覺得很多議題都因為太過艱澀、太學術的書寫而讓人敬而遠之,於是便寫了這本書,讓女性議題可用更單純的語言讓你我這樣的一般人,甚至我們的母親及長輩朋友都可以一起共讀。她曾說:“不要把女性主義想成兩性平權的訴求,而是把它想成一種解決性別刻板印象的方式。” 沒錯,一旦這麼想,你就會發現女性也會把性別歧視加註在其他女性身上,然後進而理解到,性別歧視與偏見正是我們該正視的核心問題。閱讀她的作品總是讓我深受啟發。

在過去妳的閱讀中,有沒有哪一個書中人物令妳覺得刻畫得像妳呢?

說實在的,我認為沒有。至今還沒有任何書中角色讓我像照鏡子般看見自己。小時候在孟加拉受學時,我們經常要閱讀西方的經典名著,像是莎士比亞或是珍·奧斯汀(Jane Austin)的文學作品。當然那些都是很棒的巨作,但我卻完全無法與它們產生連結。長大接觸更多作者後,我的確有在不同作品中找到熟悉感,但不是從書中的角色人物,而比較是從書中描繪的情境。舉例來說,鍾芭·拉希莉(Jhumpa Lahiri) 這位傑出的印度裔美籍女性作家經常描繪移民與難民的心聲,也常書寫關於自己的原生國家,她雙親的出生地:加爾各答的故事。光從她的作品裡讀到描繪下雨的情境或是形容鳥叫聲啼的文字時,我就能感受到強烈的似曾相識,彷彿帶領我回到孟加拉的時空情境裡。

 

人生中,有沒有任何一句話或名言讓妳深受啟發?

有一句話每個人都非常熟悉,連我的奶奶也常常告訴我,那就是 “做自己”。

這是一個我常常放在心中提醒自己的一番話。當然,一定有很多做自己不被允許,而得學習忍耐與妥協的時候。但我認為每一個人就是因為如此相異而特殊,每一個人都能產生不同的漣漪,那是多麼重要的事啊。所以做自己跟保持真誠非常重要,因為最終它教會你如何自愛。一個人在愛自己的時候會散發一種能量光芒,不但吸引人,也可以為別人帶給美好的啟發和鼓舞。

自愛是一個我們很少被教導的項目。每當我們想到愛,我們第一想到的都會是該如何愛別人,付出自己成就他人。但我們鮮少會想到,在愛別人之前得先好好的愛自己,珍視自己。做自己與自私截然不同,它的核心是要誠實呈現自己的樣貌。

妳都如何幫助自己保持在好的狀態與安定的內在呢?

我會給自己很多時間,好好深呼吸! 呼吸其實是門學問,我在成人之後才知道原來我一直以來都用錯方法呼吸了。我會在YouTube裡看不同的瑜伽影片,練習伸展也練習呼吸吐息。在我覺得壓力很大的時候,我會先把擾人思緒忘掉,試著先調整自己的呼吸節奏。有些人覺得照顧跟維持自己的狀態可能是上健身房或是做芳療Spa之類的,但我覺得比起外求,更重要的是自己治癒自己,從最簡單的呼吸開始。

 

可否與我們分享一位妳視為榜樣,對妳充滿影響力的人物?

對我深具影響力的人物,我會說是我在去年剛離世的奶奶。她是我所見過最堅強的女性,她非常早婚,生下九個孩子,然後一舉全家移民到倫敦好多年,又在孟加拉經歷解放戰爭(1971)時搬回來保護她的家族,照顧家中的所有人。我的奶奶從不批評也從不怨恨,既便是對欺負自己的惡人也一樣,好像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止她去從善、付出、及愛人。她過世的時候,來到她的葬禮弔唁的人有數百人!有好多人與我們分享奶奶是如何點亮他們的生命。奶奶並不是經濟優渥的人,但一直以來都會分配一部分的錢捐給慈善機構,甚至定期在每週五準備一大堆食物分配給附近貧窮的人家。直到現在我還難以平復她的死亡,但一方面我也提醒自己應該用更好的方式榮耀她的離世,我應好好活用她的教導並實踐她的處世之道。

 

若妳是個顏色,會是什麼呢?

藍色!不確定為什麼,但我一直都很喜歡各種顏色的藍。

在我出生之前,我在媽媽肚子裡很調皮又愛亂踢,讓父母以為肚裡的小孩肯定是個男孩,所以替我買好的衣服全都是男孩子的藍色。哈哈,我對藍色的喜歡可能打從出生就開始了。

妳所做的事情非常激勵人心。妳是怎麼發掘並且保守自己的價值和本質呢?

我覺得那是個相當困難的過程。我曾是個非常內向、害羞的小孩,在青春期也經歷過同學的霸凌,所以找到自我價值對我來說並不容易。我相信我們都必須得經歷一些黑暗時期才可成長,然後看見及認可自己的光芒與價值。我到了20多歲才漸漸看見自己的獨特之處,也才了解到自己原來也有很多很好的質地可以與他人分享。

 

最後,妳期望自己帶給大眾留下什麼影響及印象呢?

我希望自己可以被看作是一位助人培養多元價值和正面思考的人,一個致力於教育和團結眾人的人。我覺得在現今網路世界,人們很容易從社群媒體上呈現的東西來建立對他人的印象,並以之下定論。我希望那是可以被改變的。我很小心自己在社群網路上呈現的樣貌,也時常檢視自己在網上所傳達的內容。

身處於數位傳媒世代,我們都很容易在瀏覽快速、激烈的新聞中,無意識吸收負面信息的影響。Tasnim提醒著我們,建立優化而正向的資訊途徑已成為每個人都需學習的功課,更是自愛的一種表現。Tasnim對於社會變革的行動就如同她本人散發的氣質一樣,冷靜、友愛、包容、且堅定,是我們反思個人之於社會貢獻的最美借鏡。

 

 

 

相關資訊

Tasnim Ahmed’s Instagram

本採訪全系列首飾皆來自於張張當代珠寶首飾,更多細節請 點此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